查看完整版本: 汪洋中的一條船---第41~45篇

13少 29-10-2008 21:32

汪洋中的一條船---第41~45篇

[size=4][color=Blue]第41篇----爬向學校[/color]

    一個夏日的黃昏,當我在爐前幫媽媽燒飯時,爸爸帶了一個老師進來。父親指著我的腳說:「腳這個樣子,走路都得用爬的,怎麼有可能去上學呢?」接著又說:「要是學校肯讓我們寄宿的話,也就是說……。」那位男老師未等爸爸解釋完畢,就搖搖頭說:「像這樣,要讀書實在也沒有辦法。」說完就帶著幾位學生走了。我低下頭,看看彎曲的雙腳,想到將來的前途,我掉淚了。淚眼看著模糊的火焰,勇敢地不斷地往上衝,爐中的火光漸漸把我的眼淚蒸乾了。我收回了視線,握緊拳頭,咬緊牙根,在火的面前,向命運挑戰,我心吶喊著:「我要上學!我要唸書!我要和常人一樣天天去學校。」

    正好有一天,是鄰居阿興他們的登校日。他問我要不要去學校玩,如要,他要揹我去。那時我毫不加思索的回答:「要!」並且立即爬回家換一套較新的衣服。於是,阿興兄真的背我去學校。正當朝會時,有一位吳麗卿老師走過來,她問我叫什麼名字?喜不喜歡讀書?我一一告訴她。她一直跨讀我聰明,就臨時在黑板上畫了五個注音符號給我唸,其實這太容易了,當她教過一遍時,我已經全會了。她又加了十個注音符號,仍然一教就會。想不到在短短三十分鐘內我竟然學會了所有的國音字母。她更驚奇了,她說:「你真是個了不起的奇才,只要你好好地努力,將來一定可以出人頭地的。」她並且告訴我:「今天學期開始,就來註冊好嗎?」我點點頭。

    那個入學的日子終於來臨了,我鼓起勇氣,忍著爬的艱苦,爬的不名譽,爬的難堪,以及爬所帶來的挪揄。抱著一顆興奮的心,毅然決然地爬進學校之門,去揭開我那艱鉅而漫長的求學生涯。

    當時和我一同上學的有石崑、歐陽、阿興、李可、堂兄弟及表哥等。他們常常輪流背著我去上學、回家。然而天下事變化莫測,有些大人開始講話了。有的說:背他會背壞了身體;有的說背他會被傳染成跛腳。所以不許他們的兒子跟我在一起。因此,我必須獨立自主,勇於奮鬥,將書本用包巾包著,然後綁在腰際,沿著人少的道路爬去上學,每次遇到陌生人,我就暫時站起來,等他們那些奇異眼光消失了,才再趴著繼續爬。當時,幫忙我最多的,要算是石崑了。他常瞞著家人來替我拿書包及踢去前面的碎石、硬物,讓我方便爬行。

    爬的滋味,實非大家所能想像得到的。在一般的天氣還無所謂,如若遇到大熱天,路上沙泣如火球,爬在上面,手腳都起皰脫皮。遇到下雨天,泥濘滿地,爬在上面,濺滿一身的污泥,也真苦死人。可是,為了學業,為了前途,唯有不顧一切的往前爬了。

[color=Blue]第42篇----學車前後[/color]

    人在困苦之際,總會千方百計的尋求解脫或幸運的。每當我把書包綁在腰間,爬著上烤下煎或泥濘滿地的路去上學時,總是幻想著:要是我能和正常人一樣有兩腳可以走路,或是有一輛汽車,或自行車坐,該多麼好呢?但,事實是不可能的,我家窮,有時三餐連地瓜簽都吃不到,那有能力買車呢?至於要有兩隻腳,那更是不可能了,有時想想這「天生的不平等!」真令人嘆息。可是我並不能因爬的難受,爬的「不體面」而放棄求學。因為一旦離開了求學,前途更不堪設想了,因此,不管天寒地凍,或炎日當空,天天咬著牙關,爬著去上學。遇有狂風暴雨時,母親會放下她的工作,從老遠的家來背我回去,每次我都堅持不讓她背,但最後總是為她的眼淚所屈。伏在老母背上,跋涉在雨中,往往悲從中來,就抱緊她的頸子,暗自掉淚。

    有一天,我竟不知不覺地要求爸爸為我買一輛自行車。想不到為了這句話,幾乎使我哭了出來,因為剛好被叔母聽到了。她帶著嘲笑的口氣說:「你怎麼騎?人家好手好腳的都不會騎了,你跛腳獨啼的,用什麼去騎呢?」在場的人都了笑了。爸爸或許見到我可憐兮兮的窘態,或許為了滿足我的心願,他認真的說:「只要你能得到全班第一名,我就買一部給你。」

    那是一個冬日的黃昏,從爸爸到鎮上買車時起,我就等候在家,不敢外出一步。想著爸爸到鎮上了……他回來了……在途中走了……我跨上車了……我摔下來了…… 像大家所說的「跛腳獨啼不能騎車子。」但,我不信。記得有一天,媽媽同一群人閒談,聊到我時,說我如果要當乞丐也不能背「嘉誌」〈盛菜用的草袋〉,我聽完此句後,馬上爬進廚房堙A找一個「嘉誌」放在背上,用一手捺著,然後「背」到母親那兒去……想著想著,忽然弟妹們大聲嚷著:「爸爸買車回來了。」我衝了出去,爸爸果真為我買一部自行車。我喊了起來!摸摸它的兩輛,雖然這輪胎是用大的舊輪胎接的,骨架也是舊的,但我覺得它好美好美,因為它就要變成我的「腳」了。叔母走過來說:「來來!騎騎看!」她把我抱上車去,並且幫我扶著,推著。唉!我的腳太短了,連這二十吋不到的小車都夠不上。大家看到我那隻彎曲的腳垂在半空搖擺,沒有一個不搖頭的。叔母更是神氣活現的說:「早就說過了,不能騎就是不能騎,你爸爸有錢開無路,才替你買這……」我臉部熱得燙人,心也跳得很厲害。但我仍然相信,只要我勤加練習必定可以騎它的!

    自此,四哥及五哥一放牛或割牛草回家,就幫我推車子,教我如何持手架梯。有時,在路上遇到一些「觀眾」,他們便竊竊私語。什麼「學一輩子也不會囉。」「沒有腳也想騎車,不摔死才怪囉。」等等洩氣話。但不管他們如何批評,我們兄弟絕不因此而灰心氣餒,摔過一次又一次,有時把皮膚擦破,有時把腕骨脫臼,甚至不小心衝進池塘堙A在臭水溝內喝幾口髒水,把全身弄得髒兮兮的,引得所有大小「觀眾」拍手叫好。但,那股傻勁,那股興奮卻不消沉。跌倒了,爬起來!彈去污泥帶著微笑,仍然繼續前進。

    寒假快結束了,但我的希望還無法實現,雖然已經能熟練手架梯,可是左腳一點也夠不上,右腳雖勉強可以踏到踏板,但要等它自動轉上來,往往要「被迫」摔下來。然而,在哥哥們的苦心教導下,在數不盡的「摔倒」下,奇蹟出現了!當四哥把後面的「齒輪」釘死後,踏板跟著車輪轉,再也不愁踏板「一去不返」了。終於我學會了騎車。

    開學那天,我騎著它,馳騁在馬路上,往日的「爬行」自此得到解脫。

[color=Blue]第43篇----有車之煩惱[/color]

    當我學會騎車後,以為不必爬行,不必攀人肩頭,不必逃避人們的輕視,一切悲痛好像將可完全消除了。那知命運之神不斷地作弄我,折磨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因為在鄉下,車子很少,尤其像我那部那麼矮小的,可說沒有,而且野孩子們看我好欺侮,根本就不把「所有權」視為我的。我一把車子放定,他們就圍過去,玩弄著。有的玩手架梯,有的弄車輪,甚至還偷偷地推去學騎。每當放學時,不是被玩壞了鏈條,就是輪胎破了,都要我推著或扛著回去挨罵:「一個人照顧一輛車子,還照顧不好,壞了活該。」我恨,恨透了那上小毛頭,下次再這樣我就要跟他們拼了。然而,我怎能拼過他們呢?有一次,當我放定,正要跪著走進教室時,一個高我三年的學生,偷偷地想把我的車子騎去。我轉身過來,狠狠地將他推一把,他差點跌下來,很不高興的說:「一輛'金秀'車子,有啥了不起。」順手便把車子一推,讓它「拍」一聲倒下去,我想揍他時,他跑了。但等我再要進教室,他又來了。正想騎去時,我再跛過去。他把車子再往地上一推,又跑了。如此幾次,我氣得幾乎發狂。但莫奈他何,只有發誓:好吧!讓你欺侮吧?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比你強的。

    還有一次,一群小孩子圍過來,假藉幫我推車的名義,故意將車子推得很快,然後大家攀上車,使我跌下來。家人常常責備我不保管好。像這樣,要叫我如何保管呢?追他們追不上,又不敢報告老師。唯有堅忍一切,暗自神傷。後來,我把車子推進教室堙A使它和後面的掃帚為伍。同班同學比較客氣,但下課時,仍然有人喜歡在我的車上坐一坐,踏一踏,不是我吝嗇不給同學玩,因為他們玩,經常把它弄壞了。一壤,我不但得用爬的回家,身邊還帶個累贅。有些人還說:「神氣什麼!一輛爛車子,值多少錢。」他們那媥撅o,它!爛車子就是我的腳,弄壞了它,就等於弄斷了我的腳。

[color=Blue]第44篇----鬥牛記[/color]

    我唸二年級時,家中正好養著一隻老母牛,所以每當放學後,我就同阿興去放牛。那隻牛是一頭很馴良的畜牲,每當要牽牠出去時,我說「蹲下」牠就蹲下來,讓我爬到牠身上,叫牠「起來!」牠就起來。到河畔,我把牛繩綁在牠的牛角上,讓牠自由自在的去啃青草,自身坐在河岸上,抽出書和籐條來唸著、寫著。當時,那枝籐條被我寫得頭都快沒了。如果大熱天,我則與同伴到溪堨h玩水,摸螃蟹。回家時,也是一樣騎在牠的背上。可惜不久牠被賣了。

    老母牛賣掉後,爸爸又買了一頭水牛。身體高大,但是很瘦,脾氣也壞得嚇人,不到三天便把牛欄弄倒了。爸打牠,怪可憐的牠不能講理由,只有默默地挨打。打完後,繼續耕田,不耕時再打。那枝籐條打斷了。二哥用鐵絲綁緊,有時鐵絲刺破牛皮,血珠不斷流出來。看牠不作聲,只望著地面,真是可憐極了。

    有一天,我牽牠去吃草,想騎時,牠像野馬似的亂跑亂跳,簡直嚇死人。因此我不敢騎牠了,只好把牛繩綁在手上或用嘴咬緊,爬著跟牠出去。

    有一個黃昏,我跟著牠從田野埵^來。當我們走到村中的池塘時,牠「哞」的叫了一聲,正在湖中浸水的牛也「哞」了一聲。這聲音是輕視?不服氣?正想著,池堛漕滌忖準備上岸來,未等牠上岸,我們那頭牛已經衝過去了!我咬住牛繩的牙齒幾乎被拔掉,鮮血湧了出來。兩頭牛開始打架了。牠們由池畔慢慢地打到池中去。可憐的牛,埋在水堙A只剩下兩個頭浮在水面上。眼睛發紅,角對角,頭碰頭,勢均力敵。一隻刺過去,一隻鹇過來。我心慌意亂,但又無法使牠們分開。牠們越打越猛,互不相讓,從池畔打到池中,再由池中打到池畔,雙方主人都來了,站在池畔看熱鬧的農夫也多了。有一回合,我們的牛向對方的肚皮猛刺去,牠就用角觝開,這一觝到我們牛的眼睛,糟糕!牠的眼睛一定不中用了。當時,真希望能飛過去,將那隻牛角折斷。過了一會兒,他人的牛頭部、腹部都在流血,我們的牛眼下也有血跡。哥哥跑到牛的身旁,用棍子想把牠們解開,可是牠們有敵無我似的作殊死戰,每隻都張口喘氣,愈鬥愈兇,血痕愈來愈多。兩方主人都拿著鹇、棍在岸上窮著急。有一度,大哥與鄰人各執一把鹇子,同時鹇住每隻牛的鼻旁牛繩,三哥執棍子往中間剖去,正要分開時,兩隻突然一晃,又絞在一起了。有時一隻準備跑,另一隻又追上去,兩隻互不干休。

    打了約半點鐘,大人想盡辦法,費盡了力氣,才硬把牠們拉開。上岸後,兩隻都是血漬斑斑,狼狽不堪。許多人責怪我不小心,甚至有人說:「沒有腳,也想牽牛,難怪會出事。」

    鄰人的那隻牛,肚皮無一處完整的,血不斷地滴下來,我們那隻,算是僥倖,眼睛沒有暴出來,眼皮下略有創傷罷了!傷痕也較少,但也是夠可憐的。幾天都沒有力量去耕田或拉車。我埋怨牠們,為什麼不能容忍一陣「哞」呢?牠和牠不是同類嗎?既然是同類為什麼要動武相殘呢?為了表現一下「英雄好漢」鬥得「血跡斑斑」難道也算是光榮嗎?

[color=Blue]第45篇----模範生[/color]

    國小二年級的下期,有一個早晨,朝會鈴響了,同學們魚貫地在教室前面排隊,我依照往常一樣,站在窗下的椅子上,趴在窗口,眼睜睜地看著大家進操場。因為當時的農家,生活非常貧困,個個衣衫襤褸,赤腳、髒臉、一副可憐相。升旗完畢,許多同學有的在抓頭髮,咬指甲;有的正在踢腳下的泥沙。忽然司儀一聲「立正」,臺上站著陳校長,他講了一些話後,開始頒發獎品。首先是高年級,其次是中年級,當頒發到我們低年級時,班上突然一陣騷擾,有些同學還往我這邊看來。我看到班長出去領獎,校長送給她一個很大的獎品。發完後,大家熱烈地鼓掌,我一面恭喜她,一面嫉妒她。心想:她為什麼能得到這個獎呢?我就不能呢?一定是老師偏心的。其實,我那一點不如她呢?除了體育外,我每樣都是全班之冠的。正在沉思,進教室了。當班長進來時,我勉強向她道賀。她說:「我正要恭喜你呢!」「什麼意思」她把獎品推給我:「這是你的獎品。」我拆開一看,是一個美麗,精製的書包,向我拉手道賀。自此,我不必再用包巾包書了,背著「模範生」的書包是多麼神氣呢?但我憂傷了,因為模範生,不但要學問好,品行好,舉子行動都要好,處處做人家榜樣,我是否能夠呢?[/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汪洋中的一條船---第41~45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