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糞青--生人勿近

糞青--生人勿近

時間﹕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早上八時四十分 (大約)。
天氣﹕晴天﹐氣溫攝氐 13 度﹐稍冷﹐需穿著厚衣物。
地點﹕樂富到九龍塘地鐵車廂內。
人物﹕阿朱、糞青、(圓面、白皙、身高大約五呎六、七吋﹐年紀30-40。) 大量地鐵乘客。

買了早上九時二十四分紅磡開出的直通車上廣州﹐需早三十分鐘到站過關。
八時到九時是繁忙的上班時間﹐不論乘坐的士或公共巴士都有塞車的可能﹐直通車可不會因為你買了票卻上不到車而等你﹐所以最後選擇乘坐地鐵轉火車到紅磡車站。
在月台等了好幾班車都進不了車廂﹐實在太多乘客了﹐看著時間差不多﹐ 很急﹐來了一部近車門有些少虛位﹐忙忙迫入去﹐邊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感謝站我前面的乘客都合作地往車廂內移﹐終於地鐵門關上。
忽然聽到站在門旁的人型物體發聲﹕「搭的士嘛﹐這麼多人要夾硬迫入來。」
我說﹕「不好意思﹐太趕時間。」
糞青﹕「趕時間搭的士丫嘛﹐迫入嚟叫所有人不便。」
我說﹕「咁你又唔搭的士?」
糞青﹕「我駛乜搭的士?我企喺度不知幾好﹐係你夾硬迫入嚟。」
我說﹕「番工時間係咁啦﹐你唔係香港人咩?」
糞青忽然提高聲音﹕「你而家迫到人嘛﹐阿嬸!」
我說﹕「基本都無郁到你﹐Dee Dee」
糞青「咁我又唔係Dee Dee﹐你迫入嚟嘈乜「撚」嘢呀」
吓?明明是你這賤物先口出惡言﹐我心中火光說「你講乜嘢粗口呀?」
糞青﹕「講又點呀?犯法呀?」
我說﹕「無錯﹐這堿O地鐵﹐香港地鐵和機場內講粗口都是犯法的。」
跟著到九龍塘站﹐我出去﹐邊行邊行邊聽到糞青在車廂內大叫「冚家剷﹐扑街………..」
當時真的好氣憤﹐有衝動想返轉頭喝它出來﹐只是我相公拉著我走。
邊走邊勸說﹕「別理這種賤物吧﹐趕時間要緊。

後話﹕

記得當日上班時間﹐在旺角地鐵站轉車到中環﹐當時我根本不必自己擠入車廂﹐後面自有人推你入去﹐真是面孔和鼻子都貼著前面人的背﹐而且大家都明白上班時間﹐都抱著包容心態﹐大家相就。而觀塘線則沒有那麼擠迫﹐即使今日亦根本不能相比﹐起碼我可以自己走進去﹐當然會推到已經站在車廂內的人﹐但根本不會踫到糞青的位置﹐也許擠入去時令他錯手打不到手機吧!事實地鐵經過的站多﹐每個站都上客﹐而且上班時間﹐一定擠迫。
阿朱今日倒足了霉﹐竟和不知那來的賤種同車!
原本一番熱誠上廣州飲宴﹐開心事﹐可大清早就給這糞青破壞淨盡﹐一肚子氣!
想來這賤糞青他媽﹐肯定從小用大糞把它飼大﹐致令它今日口臭格賤!賤!

TOP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