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迷失.異國.少女Lost. Exotic. Damsel

迷失.異國.少女Lost. Exotic. Damsel

來到這個地方, 可能是命運吧, 也許可以逃避些什麼...

--------------------------------------------------------------------------------------------------------------------------------------------------------------------------------
Episode1- 誤闖地獄的少年

奇異的目光如針般刺入少年的身體, 而少年只好把頭垂下, 來逃避眾人的視線

少年穿著的服飾並不華麗, 只是很普通的衣服罷了,但在這堳o顯得不尋常的高貴

空氣中瀰漫着無比的惡臭

是腐肉?

是垃圾?

還是......

他嘆了口氣, 然後抬起頭來看了看這個小鎮— 哈伊坦

我竟然來了這個鬼地方!

百般不幸的我首先在沙漠迷路,跟着來到這個地方被人敵視,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真
的不敢多想了

少年又嘆了口氣,繼續前行尋找可以借宿的地方

「小子,和我喝杯酒吧!」 一隻大手冷不防地撘在少年的肩膀

少年頓時愕了一下, 回頭一看 ,一位大叔正不懷好意地笑着

「不...不要」

「什麼! 竟敢反抗我,真是不知死活」大叔突然面露兇相, 隨即從袋裹拿起小刀刺向少年

少年立刻用手肘奮力撞向大叔的腹部, 只聽一聲慘叫劃破寗靜。少年慌忙拔腿就跑,
而大叔則捂着肚子, 咬牙切齒去追

我認為一定有人幫忙, 但是

沒有人幫忙, 有的只是...

冷漠的眼神

竊笑、諷刺

還有譬視......

為什麼? 為何這堛漱H都如此冰冷, 忍心一個少年被追殺? 他們憐憫的心被封印了嗎?

我一邊跑, 一邊問自己

痛, 絞痛, 我的心好痛!

眾人冰冷的氣息迫得我無法呼吸,差不多窒息了

眼見大叔已快追上, 但歩伐卻變得不穩定起來, 而眼晴已蒙糊得無法看清任何事物, 快支持不住了

就在少年快昏倒的一刻, 他被重重地甩了一下耳光, 然後被爪住手腕向巷子那邊拉

少年的臉隱隱作痛, 亦無力擺脫緊爪他的手, 只好跟隨陌生人瘋狂而無力地跑

是敵?是友?

迷茫, 敲擊着我的心房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

緊爪我的那隻手, 很暖......

「啊!」劇痛從頭部傳來, 睜開眼一看, 我已身處於一個毫不熟悉的房子了

「終於醒了嗎,」出現在少年前的是一位金髮的少女

少年打量了一下少女, 她身上穿著破舊的穿服, 並披上一件斗篷

「你真是個貪睡的傢伙, 已迷迷糊糊的睡了四天了, 不頭痛才怪」

「是你救了我?」

「當然 , 我拉着你一直跑, 你快到我家時就昏倒了, 我花了好多時間才把你搬進來」少女黒色的眼眸閃過
了一瞬不悅的神色

「謝謝你, 我叫彌休」

「我叫梵加利」

冷冰冰的聲音叫人很不好受

「 為何這堛漱H都如此冷漠?」彌休百思不解

梵加利沒有說話, 只是把熱咖啡端給彌休

彌休沉默地看著梵加利,她的眼睛漆黑得像深夜的天空,漂亮又帶神秘感。彌休看著看著, 入神了。

「你看夠了沒」梵加利不太高興地說

「呃, 對不起 ,」彌休有點不好意思。「請問這埵酗偵穧a方可以借宿?」

梵加利不禁笑了出來, 清脆的笑聲如泉水般美妙, 響遍了整個房子

「咳...對不起, 不過實在是太好笑了」梵加利泛起了一絲笑意

「如果有的話, 你會看見那些快要冷死的饑民嗎?」梵加利又回復平日的嚴肅

「不...會」彌休小聲地回答

「如果你要住在這奡X天, 也不是不行的」梵加利嘆了口氣

「太謝謝你了, 梵加利~」

「好了, 不要用這種感激樣子來看我, 很惡心哩」

「嗯, 記住了」

接著彌休便去洗澡, 梵加利則坐在椅子上看書

「真是的, 像個孩子一樣」梵加利的嘴角微微掦起

                              * * *
太陽照耀著大地, 空氣中瀰漫著溫暖的氣息, 烏兒們蜜糖般滋潤的歌聲, 喚醒了沉浸在美夢中的彌休

彌休揉了揉眼睛, 看見早餐已安然地放在桌子上, 卻不見梵加利的身影

— 也許是出去了吧

我這樣想著, 一邊享用那份「迷你」早餐

彌休拿了梵加利的書來, 大概是因為太無聊了吧

彌休打了個大哈欠,看完書後, 他更加無聊了, 因為這些書都很深奧

「為什麼梵加利還沒回來」看著空蕩蕩的房子, 彌休感到很乏味

「唰咔」久違的門開了, 門前出現了一個人

彌休驚訝地看著渾身是血的人 —正是梵加利!

梵加利按著傷口, 發出低沈的呻吟, 面上佈滿了痛苦與不安

彌休趕緊上前扶著快要倒下的梵加利

「你...沒事吧」彌休的聲音嘶啞而無力

「沒事, 習慣了」

彌休輕輕抱起梵加利

顫抖...

梵加利感到彌休的手不斷發抖

「你...不會..在哭吧」一滴淚水滴了下來, 發出「嗒」的一聲

彌休默不作聲, 忽然覺得眼前的梵加利很脆弱, 用力一點就受到傷害

彌休把梵加利放到床上,用水消毒一下傷口,然後用毛巾代替紗布紮緊

梵加利呼吸越來越急促, 胸口悶得怏喘不氣來, 但血卻像湧泉般止不住

「要找醫生嗎?」彌休緊緊握住她的手

「不用了, 這堥S有醫生,等一下血就止了」梵加利的聲音越來越弱

房間不斷傳出痛苦的呻吟,每一次也讓彌休的心疼痛不已

三個小時過去了,如梵加利所説,血止了,她亦迷糊地入睡

看著梵加利安祥的睡臉,彌休心中的波浪頓時靜止下來, 安心的感覺一湧而上

對,即使梵加利外表如何冰冷,也只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女孩罷了,像玻璃一樣, 一不小心便支離破碎

我...要保護她!

心中忽然萌起這個念頭

很渴望...這種心情到底是怎麽了

「萌生了」

???

「嗯,萌生了,你們的友誼」內心深處傳來一把聲音...

「唔」梵加利想坐起來,但沈重的身體卻把她拖回去

「你失血過多,還不能起來」彌休緊張地說

「知道了」

「很辛苦吧,但你戰勝了死亡」彌休把水端給梵加利

梵加利目不轉睛地看著彌休

「幹麼了?」

「你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奇怪?」

「嗯,一時像小孩,一時卻很認真,一時就像父母一樣囉嗦」

「是嗎」

「當然,一個大男孩竟然哭得眼也腫了,好像我患了不冶之症一樣」梵加利帶點諷刺地説

「可是...一想到你可能會死...」

「我會那麼容易死嗎」梵加利笑了起來

「對了,你怎麼會受傷的」

「工作時弄傷罷了」梵加利從書架拿下一本書

「你究竟幹什麼危險工作?」

梵加利沒吭一聲,只是繼續看手上的書

「梵加利?」彌休好奇地看著她

「世界上有些東西是不應知道的,不然只會惹來殺身之禍」梵加利合上書本,語重心長地說

彌休知道他不應再問下去,於是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一下

「慢著」

「嗯?怎麼了」

「那...個...謝謝」梵加利支支吾吾地説

彌休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那天晚上,彌休完全睡不著,只是惦記著梵加利的工作並不斷地假想

很快,他作了個明智的決定

他相信,什麼樣的想像也是假的,親自求證才是最佳方法

TOP

期侍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