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胡適

胡適

胡先生,名適,字適之。世居安徽績溪。父傳,字鐵花,清歲貢生,仕至臺東直隸州知州。母馮順弟。先生於光緒17年11月17日(1891年12月17日)出生於上海大東門外。光緒19年2月26日(1893年4月12日),隨母來臺住鐵花先生任所。光緒21年1月13日(1895年2月7日),偕母離臺返績溪;從塾師讀鐵花先生所撰的「學為人詩」。光緒21年7月3日(1895年8月22日),鐵花先生病歿廈門。

光緒30年2月間(1904年春),先生赴上海求學。宣統2年7月(1910年8月初),考取清華學堂庚款留美官費生。9月(西曆),進入美國康乃爾大學農學院。宣統3年(1911年5月11日),寫「詩三百篇言字解」。

民國元年(1912)春,先生改入文學院。3年(1914)2月,得學士學位。4年(1915)9月,進哥倫比亞大學哲學系,系主任為杜威。從5年(1916)2月起,先生向幾個朋友提出「文學革命」的問題。6年(1917)1月,發表「文學改良芻議」。4月,發表「諸子不出於王官論」。5月,在哥大通過博士學位的最後考試。

6年(1917)7月,先生返國,9月,任北京大學教授,主要的科目為「中國哲學史」。12月,與江冬秀女士結婚。7年(1918)4月,發表「建設的文學革命論」,提出「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的主張。11月,母馮太夫人病歿。

民國8年(1919)2月,「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出版。這是一本劃時代的著作。它啟示學者以較穩妥的做學問的方法,使他們得有更銳利的眼光和更縝密的心思。當「五四運動」發生時,先生適在上海迎接來華講學的杜威。7月,發表「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一文。8月,開始寫「清代學者的治學方法」一文;後來他寫結論時說,「他們用的方法,總括起來,只是兩點:一、大膽的假設;二、小心的求證。」

民國9年(1920)3月,「嘗試集」出版。10年(1921)11月,「胡適文存」第一集出版。第二集於13年(1924)出版;第三集於19年(1930)出版;第四集於24年(1935)出版。

民國12年(1923)1月,有「國學季刊發刊宣言」一文。12月,開始寫「戴東原的哲學」;這書於16年(1927)出版。

先生於民國16年(1927)6月以後,由北平移家上海。17至19年(1928-1930),任中國公學校長。17年(1928)12月,「白話文學史」上卷出版。19年(1930)11月返北平,就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職。20年(1931),「淮南王書」出版。

26年(1937)7月8日,先生離北平赴南京開會,11日到廬山參加「廬山談話會」。9月,離南京飛美。27年(1938)9月,政府特任先生為中華民國駐美利堅合眾國特命全權大使。先生於10月5日抵華盛頓就職。

先生任駐美大使後,一循書生本色,但先生對於所負使命的責任感極大。他在民國31年(1942)上半年五、六個月媄銦A在美國和加拿大各處旅行了三萬五千英里,演講了百餘次。他以至誠動人,所以他的說話力量很大。

先生於民國31年(1942)9月離開駐美大使的職務後,留美養病。32年(1943),擔任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名譽顧問。10月,在哈佛大學作了六次演講。先生的研究趙戴關於水經注的公案,亦在這年開始。33年(1944)秋至34年(1945)春,在哈佛講中國思想史。34年(1945)4月25日,中華民國代表團出席舊金山聯合國會議,通過聯合國憲章;先生是這個代表團團員之一。8月24日,先生電勸毛澤東放棄武力,為中國建立一個不用武力的第二政黨。11月,中華民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制定了這個組織的憲章;先生是這個代表團的首席代表。

35年(1946)6月,離美返國。9月,就北大校長職。11月15日,在南京出席制憲國民大會。37(1948)年3月25日,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3月29日,在南京出席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一次會議。12月15日,由北平飛抵南京。38年(1949)4月6日,從上海乘船赴美。39年(1950)9月,接受普林斯頓大學聘書,以專任教授身份擔任大學圖書館研究員和東方圖書館主持人;為期兩年。後來期滿時仍由這個大學聘先生為葛思德圖書館榮譽主持人。

41年(1952)11月19日,應臺灣大學及臺灣師範學院之聘來臺講學。12月,曾到臺南、臺東訪幼時故居,植樹紀念。42年(1953)1月離臺赴美。43年(1954)2月,由美飛臺。19日,出席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4月5日,離臺赴美。45年(1956)9月,在加州大學講學四個月,題目為「中國文化」。

46年(1957)11月,先生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長候補人;11月4日,政府任命先生為中央研究院院長。47年(1958)4月2日,離美回國;10日,就中央研究院院長職。5月,擬就「國家發展科學培植人才的五年計劃的綱領草案」。11月20日,「新校定敦煌寫本神會和尚遺著兩種」脫稿。48年(1959)2月,中央研究院與教育部舉行聯席會議,通過「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組織章程」,並宣佈這個委員會的正式成立。7月9日,接受夏威夷大學人文學榮譽博士學位;這是先生一生所受到的卅五個榮譽學位的最後一個。

49年(1960)7月9日,離臺飛往美國西雅圖,參加「中美學術合作會議」。10月22日返國。

51年(1962)2月24日上午,在南港中央研究院蔡元培館主持第五次院士會議。下午六時,在歡迎新院士酒會結束時,因心臟病猝發去世。10月15日,葬於舊莊墓園。

先生有二子一女。長子祖望,現在駐美大使館任職。女素斐,早殤。次子思杜,陷大陸。孫復,隨父母在美。

【附註】:民國五十九年(1970)2月24日,胡適紀念館為紀念胡適先生逝世八週年,在陳列室牆上嵌一長達1,818個字的大理石石刻「胡先生略傳」。該文係毛子水教授所撰,先後在《傳記文學》第十六卷第四期、第二十八卷第五期刊出。本文稍事修改該文而成。

胡適(1891∼1962),現代中國著名的學者,思想家,政論家,外交家,自由民主和人權的鬥士。生在上海,死在臺北。

在中國現代化的過程中,胡適是一個中心人物。從提倡白話文到批判舊禮教,從“整理國故”到“全盤西化”,他不但是提倡者,也是總結成果的人。就學術研究而言,胡適的影響及於中國哲學,史學,文學各個層面。甚至於近代中國語法研究,胡適也是少數先驅之一。

就社會改革而言,從喪禮改革到婦女解放,從個人主義到“好人政治”,這些口號和運動都是和胡適分不開的。他幾乎成了二十世紀初期,中國新思潮的總滙:因此,新文化運動所引起的種種結果,都或多或少的歸結到了胡適的身上。在一段相當長的時期中,胡適成了一個不是“首功”就是“罪魁”的兩極人物。

在濁浪滔天,充斥著殺伐革命的中國現代史上,胡適代表的是清流和理性。他不相信權威,不相信捷徑,不相信有“包醫百病”的“萬應靈丹”,不相信社會主義,也不相信“知難行易”的三民主義。他相信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他相信“功不唐捐”,努力不會白費;他相信“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

在胡適的著作中,雖不乏對中國文化嚴厲的批評,和對西洋文明的熱烈讚揚,但這種種都絲毫不影響他對中國文化的依戀和愛護。他一生的終極關懷始終是中國文化的重建和再造。

胡適思想在今日依舊是所有獨裁和暴力的死敵。我們深信:只要中國人對自由,民主,理性,科學的追求不死,胡適思想就有它不死的時代意義。
FreemanLeung@2008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