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司馬遼太郎-二軍師(1)

司馬遼太郎-二軍師(1)

                                       1.

    「大阪城之存亡,決定於小松山一戰!」
    這是後籐又兵衛基次的主見,在共議軍機大事時,因他力陳己見,京城內有人竟給
他起個別名,稱作:「小松山大人」。
    「德川有重兵三十萬,豐臣僅僅十二萬。」又兵衛一再堅持說,「如蹈關原野戰之
覆轍,勝利恐難指望。而況,駿河大將軍德川家康,實乃自武家開基創業以來野戰之高
手。能夠克敵制勝的,唯有這座小松山。」
    又兵衛用手指敲著地圖,圖上標著聳立在大和境內的平坦無奇的小山。由於指頭不
斷地敲打,地圖的這個部分終於破裂了。
    「小松山!」又兵衛不知大聲疾呼了多少次。
    他主張:調大軍於小松山,然後一舉殲滅入侵河內平原的敵軍。因有地利可恃,可
以穩操勝券。但我方則須源源不斷投入兵力。
    「要準備浴血奮戰小松山,只有此舉才是上策,方能扭轉右大臣(豐臣秀賴)的時
運。」又兵衛反覆強調說:「天下大勢究竟如何而定,全在於這座充其量不過百米之高
的小松山。」
    ——咳,這是說的什麼呀?
    豐臣秀賴的家臣們,面面相覷。
    上座是家臣長老大野治長,接著是大野道犬、渡邊內藏允,內侍官細川賴范、同森
元隆,心腹親信鈴木正祥、平井保能、平井保延、淺井長房、三浦義世等,他們一個個
不是京城內擅威作福的女官們的子弟,便是他們的親朋故舊。
    這些人過分地仗恃所謂「嫡系」臣子的權勢,十分蔑視後籐又兵衛、真田幸村、毛
利勝永、長宗我部盛親、明石全登等流浪出生的武士大將。其實,他們這些嫡系家臣,
不過是一夥只知道紙上談兵、夢中鬥法的人。
    對於又兵衛的方略,他們不免面呈難色。
    「小松山!」
    豐臣家的領地有三處,即攝津、河內與和泉,年產六十五萬餘石糧食。他們破天荒
頭一遭知道,領地裡還有這樣一座山。從地圖上看,它不是離大阪城有四十里之遙嗎?
    城裡稱作太夫人的澱君,也常來出席軍務會。她怕自己那個二十三歲的兒子秀賴會
輕信浪人武將們的花言巧語而陷身於沙場絕境,所以特來「垂簾聽政」——加以監視。
    嫡系眾臣少不得看著太夫人的臉色來商議軍務。
    又兵衛目光尖利地望著秀賴的臉又說:「愚臣以為主公倘能駕幸小松山,全軍將士
必當士氣大振,競相爭功,拚死拒敵。故此,小松山之役,必勝無疑……」
    秀賴一言不發。
    「主公尊意如何?」
    「……」
    秀賴是個大個字,身高六尺,皮膚白皙,容貌清秀。他不像死去的父親秀吉,倒是
秉承了織田和淺井母系這一脈血緣。自從娘胎落地,秀賴就由侍婢撫育,至今連個澡都
不會洗。他只是在少年時期出過一次城,到住吉海灘去撿過貝殼。也許他生來並不算笨,
但是母親的溺愛,把他那一點點聰明也完全給窒息了。要說他的本事嘛,不過是會讓女
人生孩子罷了!
    秀賴用徵詢的目光望著正襟端坐的母親,華飾麗服緊裹著她白白胖胖的身子。
    太夫人啟齒了。過去,人們稱她為「絕代佳人」,可如今卻變得臃腫難看了。她板
著面孔招呼嫡系家臣的長老治長:「總管大人。」
   

    太夫人從不直接對那些浪人部將講話,即使她不把他們當成罪人來看,至少也把家
臣露骨地分為兩類,即嫡系親信和流浪出身的武將。她深信這對維護全城的尊卑高下是
極其重要的。
    「右大臣不能躬親出戰。小松山戰事,還要從長計議。」
    並排坐著的嫡系眾臣,頓時鬆了口氣,面露舒心之色。距城四十里實在是太遠了。
現在,哪怕離開京城一步都是危險的,何苦非去冒這種險呢?更何況京城是古今罕見、
亙古無匹的大阪城!
    其實,城廓已經不復存在了。
    城廓已在去年冬季一仗的和談中,上了德川家康的當,全填平了。儘管城廂龐大,
但是防禦能力已經減半,成了一座徒有其表的城池。
    ——不過,城還在。
    大阪城,彷彿是嫡系眾家臣的命根子。為什麼非要棄城跑到四十里之外的小松山呢?
四十里路未免太遠了。
    可是,就在這時,關東大統帥德川家康,以七十五歲的高齡,已經離開他隱居的駿
府,跨越了六百里河山,在元和元年四月十八日,進駐了京都。
真•無邪與假•無邪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