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司馬遼太郎-二軍師(4)

司馬遼太郎-二軍師(4)


                                       4.

    這期間,德川家康正在京都的二條城。
    五月五日,他離開二條城,當天深夜在河內的星田(現在大阪府寢屋川市)布好陣
勢,這時,接到了密探的情報。
    密探名叫朝比奈左衛門,是由京都行政官板倉勝重事先派遣去的,現在大阪軍部將
通口雅兼的手下幹事。
    根據密探的情報,後籐又兵衛已前去國分嶺,正在部署,準備戰鬥。
    於是,家康決定調遣主力部隊三萬四千人對待後籐,並擬定進攻的陣容和行軍序列。
    第一軍由日向守水野勝成率四千人。
    第二軍由美濃守本多忠政率五千人。
    第三軍由下總守松平忠明率四千人。
    第四軍由陸奧守伊達政宗率一萬人。
    第五軍由上總輔弼松平忠輝率一萬零八百人。
    被提拔為先鋒大將的水野勝成,是三河刈屋地方的人,出身寒微,年俸只有三萬石
糧。但他在家康的嫡系眾臣中以驍勇善戰聞名。
    家康把嫡系和旁系各諸侯都委派給他,授與他絕對兵權,並對他說:「諸將中,如
有膽敢藐視你出身低微不服軍令者,概不留情,當就地斬首。」
    後籐和真田充其量不過是聯合部隊的主持人,手上的兵權若有若無,相形之下,水
野勝成應該說是得天獨厚的了。
    水野勝成在奈良,會同家康配備給他的諸將商議軍情。他們是丹後守崛直寄兄弟、
式部少輔丹羽氏信、豐後守松倉重政、奧田三郎右衛門忠次、別所孫次郎、監軍中山勘
解由照守、村賴左馬助重治。
    當時,真田幸村在四天王寺正殿,接連收到相同的情報:東軍大隊人馬正從大和方
向不斷朝國分嶺西進。
    「果不出又兵衛所料。」
    幸村是個謀士,他心裡沒有一點芥蒂,倒是為又兵衛慶幸。
    幸村也知道,此刻在後方城裡謠傳四起,對又兵衛很不利。太夫人左右的人說:
「後籐大人莫非是奸細麼?」
    這也是事出有因,並非無風起浪。一天晚上,京都相國寺僧人楊西堂,自稱是家康
的密使,到了又兵衛設在平原上的營帳。
    楊西堂對又兵衛說:「大將軍有言,如閣下願投東軍,可將貴鄉播州五十萬石之領
地加封閣下。」
    當然,又兵衛嚴辭拒絕了,並說:「大將軍如此器重鄙人武藝,實為武士之榮光。
請代為謝忱。」這樣便將來使彬彬有禮地打發回去了。
    謠言由此而起。幸村還聽說,這種誹謗,會使又兵衛身敗名裂。
    ——難道又兵衛急欲戰死疆場麼?
    作為幸村,面對東軍挺進國分嶺的局面,必須重新制定作戰方案。
    幸村認為,應同又兵衛協商,便於五月五日晚,和豐前守毛利勝永一起策馬前往設
在平原的後籐行營。幸村是五月一日抵達四天王寺陣地的,這期間,他在四天王寺營地
無所事事,度過了寶貴的幾天時光。現在終於開始行動,前去表示同意又兵衛的作戰方
案。
    在平原的陣前,三將正在計議。他們都是熟諳謀略、頭腦清醒的宿將,一旦聚在一
起,當即作出決斷。
    採用又兵衛原來的方案,即:
    ——今夜第一軍先行出發,第二軍殿後。
    ——全軍於道明寺會集。
    ——黎明時越過國分嶺,佔據小松山,擊潰敵前鋒部隊,伺機全軍直搗家康和秀忠
的大寨。
    「不勝感謝之至!」這幾天又兵衛似乎蒼老了許多。幸村是在慶長十九年秋天初次
見到又兵衛的,自那以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神情如此黯然。
    「不才尚未被人感謝過呢!」幸村故意大聲地笑著說道。
    對又兵衛來說,當他們否決大野治長的折中案的時候,幸村如若堅持自己的方案,
也可以把又兵衛拉到四天王寺口去決戰的,然而幸村沒有這樣做,他同意了又兵衛的方
案。又兵衛是為此而致謝的。
    幸村和勝永兩人,為了作好出發的準備,急忙告辭回營。
    又兵衛立即出發了,為在道明寺附近同幸村的各路人馬會合,他特地放慢了行軍速
度。
    奈良的街道,路面狹窄。士兵排成兩列,個個手裡舉著火把,二千八百人嗎,緩緩
向東迤邐而行。
    夜色漸濃,天上的繁星,一顆顆都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霧靄沉沉,又兵衛絲毫沒
有發覺,這場迷霧對自己的人生會發生怎樣的影響。霧,越來越濃了。
真•無邪與假•無邪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