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轉貼小說] 『暗黑愛情2』-糖衣陷阱~ part 1

[轉貼小說] 『暗黑愛情2』-糖衣陷阱~ part 1

炎亞綸~炎亞綸
王子~炎勝翊
鬼鬼~吳*潔/吳曉星(雙胞胎)
毛弟~炎翊橙
糖果~吳羽婷


炎亞綸~今年24歲,炎家的老大,外號炎爺,因為他無論在家或是在外,都是一副冷冷的感覺,沉默寡言,以眼神去找答案,他是黑幫『暗葵組』的『紫炎堂』堂主,而且在白道或是黑道,都被人稱號為『炎爺』,帥氣的外表,很少笑著,在家裡可是當個好孩子的一面喔!

炎勝翊~今年22歲,炎家的老二,外號王子,跟老大一樣,總是默不作聲,但是他比亞綸多了份親切感,因為愛笑!他是黑幫『暗葵組』的『白炎堂』堂主,『王子』的封號其實來自於一個女孩,自從炎勝翊也開始喜歡這個外號…

炎翊橙~今年18歲,炎家老三,外號毛弟,他總是在大家面前是一個乖寶寶的角色,戴著眼鏡,總是什麼都聽話的好孩子,但是,他卻是黑幫『暗葵組』的『藍炎堂』堂主,而且是跆拳道黑帶中的強者!黑道中無人不知『藍炎堂』堂主的可怕,但是卻不知道他真實身份!

吳*潔~今年20歲,吳家的老大,外號鬼鬼,性格活潑而好動,總是愛纏著王子,但不知道王子的真正身份,現在是『白炎堂』的堂主夫人!

吳曉星~今年20歲,吳家的老二,鬼鬼的雙生妹妹,外號天魔星。她跟鬼鬼一樣好動,其實內心好多疑惑,對亞綸很在意,也很想知道他在想什麼,那怕是會有危險,也是『紫炎堂』的堂主夫人!

吳羽婷~今年18歲,吳家的老三,外號糖果,樣子甜美可人,很多男生追她,她都不願理睬,因為糖果的心中有個意中人,就是…那個可怕的『藍炎堂』堂主!

另外人物:
吳尊~『暗葵組』老大,身手仍是個謎!
蔡卓妍~『暗葵組』老大夫人,她可能也身手了得喔!

唐禹哲~今年26歲,是『黑炎堂』堂主,外號唐爺,他跟亞綸、毛弟一樣都是冷酷的,殺人於無形,因為『黑炎堂』是一個神秘的堂口,很少人知道…直至他遇上了小薰…

黃瀞怡~今年20歲,是『龍崎組』老大的女兒,被小煜所利用,陷唐爺於不義,也為了唐禹哲而受傷。後來跟禹哲又再一起。

敖犬~是『黑炎堂』的殺手,外號敖爺,是唐爺的好幫手。因為之前跟鬼鬼是戀人,他知道真正救自己的是大牙後,決定要跟大牙開始…

唐怡君~今年20歲,是唐禹哲和吳尊的妹妹,外號大牙,因為在英國救了敖犬,回來台灣後,終於讓敖犬接受自己…

辰亦儒~是炎亞綸的好朋友,又是白道警察的人物,大家在白道都怕他,外號辰爺。

卓文萱~今年24歲,是個護士,看顧著小薰的護士。

洪詩~今年18歲,是個謎一樣的少女。

TOP

楔子

18年前,炎亞綸6歲,炎勝翊4歲,吳*潔和吳曉星也只是2歲,但是這一年,吳家和炎家兩個家都好忙…因為炎爺和王子的母親張悅琪有了孩子。

而剛好,吳家的媽媽李祖芯也懷了孕,兩個媽媽挺著大大的肚子,也常常周圍去。
結果一次…

兩位挺著已經十個月的肚子,在家裡跌倒。
二家都驚慌的送了兩位媽媽去醫院,一出大門,炎庚霖和吳昊天都各自看了一眼:「不是吧?連生的一起生啊?」

二位媽媽被送進醫院,入到手術室中…
連…炎亞綸、炎勝翊、鬼鬼和曉星都在醫院,只聽到裡面王子、亞綸的媽張悅琪大喊:「我不生了….」

另一道聲音從裡面又喊:「好痛啊…早知不生好了~」是鬼鬼和天魔星的媽媽~李祖芯…

然後又是一陣叫聲。

因為炎亞綸是子孩子們中最大,6歲的他看著4歲的王子,還有兩個兩歲大的鬼鬼和天魔星…

然後…十二個小時過後,炎庚霖和吳昊天帶著孩子們看著窗裡的兩個小嬰兒…

兩個小嬰兒一男一女,二個都好可愛,睡在一起。
炎亞綸和炎勝翊又在窗外看著小嬰兒,記得兩年前,鬼鬼和曉星出生時,二人也看著窗台下的她們…

而兩個小嬰兒,一個正是炎翊橙,一個則是吳羽婷。
他們從出生開始是一起的,那長大後呢…

TOP

第一章

6年後,炎翊橙和吳羽婷都是6歲了...

因為兩家都是在旁邊,因此,炎亞綸、炎勝翊和吳*潔、吳曉星也都一起玩。

連炎翊橙和吳羽婷也不例外。

但是...二人每次見面都是吵架收場...
都已經出生同一個醫院了,還睡在旁邊,為什麼到現在每次都要吵呢?

6歲的毛弟盯住糖果,毛弟的名字是父親炎庚霖改的。他盯住糖果,
「看什麼?我跟妳說,我和我哥哥們去玩男孩子的東西,妳不能跟來!」

6歲的糖果(是鬼鬼幫她改的),也盯回毛弟:
「誰稀罕跟著你,你又不是我的誰!」

毛弟氣著看著糖果,喊:
「反正妳不能跟來!」

小毛弟走回哥哥們身邊,小糖果看著他的背影:
「幹嘛每次一見面就要吵...我不也不想啊...」

10歲的炎亞綸看著炎翊橙:「橙...你又罵糖果了嗎?」

炎翊橙看著大哥:「大哥,我也不想啊,反正一見面就會和她吵架...」

炎亞綸和炎勝翊看著弟弟...
根本是自己的翻版,亞綸一見到曉星,曉星會爬在自己身上、王子一見鬼鬼,又是吵鬧方式結束...

三兄弟小小年紀就被三個小女孩欺負...
同時嘆氣...『唉...』

但是,不久後,炎亞綸、炎勝翊和炎翊橙都要走了,要去英國讀書...
可憐的曉星、鬼鬼和糖果默默看著他們離開。

而糖果見到毛弟要離開了...
終於忍不住缺堤流淚了,哭得比兩個姐姐更慘!

吳家父母也不知安慰誰先了...

這時毛弟和糖果在6歲時候暫時分離....

TOP

10年後

毛弟18歲,當炎亞綸和天魔星結婚那天,炎翊橙一直在找尋著一個身影,但是…他看不到那人,那個他一直牽掛著的那個女子…

毛弟一直不開心,但是在父母面前,還是那個架著眼鏡的乖寶寶的角色。

那個女子正是吳羽婷~糖果是也。毛弟心想:【為什麼連二姐結婚也不出現呢?】

這天,也是小薰醒來的日子。然後,幾天以後,毛弟收到一封來自英國的信:

《藍炎堂堂主,毛弟,幾個月前在英國開的“Prince’s Kiss”酒吧中,來了一個神秘的舞孃,她很清楚知道毛弟堂主的過去,請堂主你親自過來英國一趟!》

毛弟挑了挑眉,看著天空,有女子認識我,知道我的過去?!
是誰會有這麼本事知道他的過去啊…毛弟笑了一下,好,就會會這個女子~

『藍炎堂』堂主毛弟本想去會會這個女子…但是…聽王子說,他也要去娶鬼鬼了…鬼鬼又成為『白炎堂』的堂主夫人了…當然,唐爺也順道跟小薰求婚了…小薰也答應了。

因此,當炎亞綸和天魔星結婚後的兩個月,『白炎堂』堂主和『黑炎堂』堂主也娶了妻子!
『黑白』堂主也娶堂主夫人了….

鬼鬼成了『白炎堂』堂主夫人、小薰也成了『黑炎堂』堂主夫人。

毛弟眼見大家都一雙一對的,心好酸心酸…

又過了兩個月,正是台灣的夏天,這個月連『暗葵組』『黑炎堂』的殺手~敖爺也結婚了…
對方正是唐禹哲和吳尊的妹妹~唐怡君~大牙!

毛弟更加痛心…他更加想著糖果了…
又想起之前信上寫著那個神秘的舞孃…本想堂敖犬和大牙結婚以後,過去英國的…

怎料,在會場上,敖犬和大牙的婚禮上,亞綸的手機響起,視像電話,
亞綸接過電話後,正是唐禹哲。

唐爺的臉色不太好,亞綸問:「唐爺,你和小薰怎麼不來了?」

唐禹哲道:「今早我和小薰已經出門口了,但是…小薰突然暈倒,我心急就送她去醫院…」

亞綸驚問:「怎麼一回事?」
唐爺道:「現在醫生在看,我和小薰不能來敖犬的婚禮,抱歉!」

唐爺掛線後,亞綸看著天魔星,天魔星看著鬼鬼,鬼鬼看著王子,然後…亞綸和王子看著吳尊:「老大,唐爺那邊好像出事了!」

敖犬和大牙剛好宣誓完畢,真正成為夫妻,都看著大家。
吳尊收起心神,「走吧!去醫院!」

毛弟看著大家去醫院,一呆,亞綸留意了三弟,回來問:「毛弟,怎麼了?」
毛弟說:「我要去一趟英國..“Prince’s Kiss”那裡有事!」

炎亞綸點頭:「你去英國吧!」
毛弟說:「那…唐爺那邊幫我問候一下!」
炎亞綸點頭:「好,我知道了!」

TOP

AND THAN

醫院中,大家都趕來,亞綸看著禹哲,「唐爺,小薰怎樣了?」
禹哲看著床上的小薰,嘆了口氣:「醫生說…上次為了我擋了子彈…現在可能副作用…讓她昏倒,這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來…」

唐禹哲看著昏迷的妻子~黃瀞怡。

「小薰,妳這一次又要什麼時候才醒來呢?」

吳尊問:「禹哲,你打算要怎麼做?」

禹哲一直看著小薰,「我不想讓小薰留在醫院,我想她…在家裡!我要守住她!」
唐禹哲一直盯住妻子,吳尊看著亞綸:「炎爺,你去找醫院問一下,可以讓小薰出院嗎?還有…如果可以的話,看看請不請到一位看護來照顧著小薰!」

炎爺點頭:「我去看看!」

炎亞綸出去了。

唐禹哲一直盯住小薰,握住她的手,「小薰,妳還要我等多久呢?」
大家看著禹哲的痴情,都為之動容,小薰啊,妳要快點醒來,不要讓禹哲再等下去啊…

然後,醫生批准出院後,派了一個護士給小薰…
這人正是卓文萱…

而炎翊橙也上了飛機了,他一身斯文打扮、架上眼鏡,上到飛機,女子全都看著他,帥氣十足嘛!

毛弟坐到窗邊位置,他深思著在英國的事…

沒多久,有人靠近他,一道女聲說:
「先生,請問…你身邊是這個坐位嗎?」

毛弟看著她,又看著她手上的機票,禮貌的道:
「是的!」

女子坐在他身邊,然後毛弟看著窗外,不理女子了。

但是女子看著毛弟,說:
「好在有你,對了,我叫洪詩,因為家裡有事,要先回來台灣一趟,現在回英國,你也是嗎?」

毛弟看著洪詩一眼,又是簡潔的道:
「不…我去英國有事!」

然後毛弟又看著窗外,想著英國的事情…
洪詩見毛弟不再理他,也算了,但是…她見毛弟沒注意,就帶起一道神秘的微笑…


當毛弟一下飛機,就急著回去英國的家,之後放下行李,又駕著自己在英國的mini cooper出去了。

英國紐卡素街頭,“Prince's Kiss”附近

一個女子穿著平實的裝扮走近“Prince's Kiss”,雖然是平實打扮,但那可愛的樣子就給路人們為一個注目禮了。

她正是18歲的糖果。
路上的人無不對她看一眼才走,因此,她的樣子又引起一些黑衣人的觀看。

他們跟著糖果去到一條巷子...
正是當初亞綸和唐爺出手的那條巷子...

糖果被大家圍著,她害怕的用英文說:
「你們跟著我幹嘛?」

黑衣人是外國人,他們說:「沒有,見妳一個人在街上走著,陪著我們玩玩嘛!」

糖果驚慌極了,用英文喊:「不...」
外國人一直跟糖果說一些奇怪的話,一些更阻止她繼續前行。

這時,毛弟駕著mini cooper經過附近,路人們看著這個中國人,斯文打扮,架上眼鏡,好帥氣!

然後,毛弟駕車經過巷子,已經前去了,後來回頭,把車子一停。
他皺著眉頭看著巷子裡的情況。

「又來了嗎?」
毛弟記得上次大哥和唐爺在這條巷子救過天魔星的。

毛弟在車子觀察著。

然後終於下車,從暗黑街燈下看著裡面環境,黑衣人怎樣對女子欺負...

毛弟又看著四周,確定這次『黑炎堂』堂主唐爺不在,然後糖果一聲慘叫。

毛弟在巷子外面倚著mini cooper,以英文道:
「你們去欺負一個女子,不是吧?」

大家看著來人,太黑了,看不出真人的 樣子。

外國人看著他,由於太黑關係都看不清楚,糖果也是,只看到是個個子很瘦削的男子。

毛弟一邊走進來一邊以英文說:
「你們好多人啊,這樣欺負一個女子,真的…」他搖頭了。

外國人的老大說:「你是什麼人?」
毛弟嘲笑一聲,以英文喊回:「憑你也想知道我是誰?」

糖果此時出聲,因為隱約看到這個男子是個中國人吧?用國語道:「請救我啊!」
毛弟雖然看不清那女子的臉,只是淡淡的道:「我會的!」

外國人找了一個高大的人上前看著毛弟。
毛弟冷漠的看著這個人,高大個子的說:「你死期到了,看你一副斯文的樣子!」

是的,毛弟一身斯文打扮,任誰看到都會以為他是弱小的!

毛弟酷酷的道:「斯文樣子就會給你們欺負?」看,用英文回話也多流利,一點都不怯場!
毛弟輕輕一托眼鏡。

糖果怕毛弟(她不知道眼前的人正是一直要見的人)會有什麼事,喊:「小心啊!」

街燈影照之下,毛弟笑了一聲:「我會的!」
又是這句,糖果真的擔心嘛!

正當高大個子的人想出手,然後,毛弟冷冷一笑,然後…他以很快的速度出拳,打中那人的肚子。外國老大見高大個子的還未出手:「喂,你是怎樣,還不出手?」

只見高大個子的開始搖搖欲墜,毛弟跟著他的動作左搖右擺,外國老大急了,喊:「到底如何了?」

糖果看著毛弟方向,然後不一會兒…
高大個子倒地,大家一驚,糖果舒了口氣。

外國老大驚慌了,街燈影照之下,只見毛弟一直盯住自己,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說是冷酷,比冷酷還更甚…

是可怕!

毛弟甩了甩肩,以英文道:「還要來嗎?」

外國老大問:「你到底是誰,怎會有如此能力?」
毛弟又是一聲嘲笑,英文道:「我說過憑你也想知道嗎?好…我只告訴你,你需要知道我來自『暗葵組』就行!」

糖果一聽,她沒聽錯吧?眼前的男子是來自『暗葵組』?!

外國老大一聽,「是那個黑道世界上為之懼怕的『暗葵組』?」
毛弟還是一副酷酷樣,托了眼鏡一下:「是!」

大家都喊:「老大,走吧,『暗葵組』的人惹不起啊,你看,那個高大的跟眼前的瘦削比…不…老大,走吧!」

外國老大,想逃,但是毛弟不想他走,因為他打人的興致才剛起耶!

TOP

跟着

毛弟一副作戰狀態,他被惹到的時候,乖寶寶不見了,變成一個可怕的殺人角色。
是的…毛弟,不止打人還想殺人。

只聽到毛弟用英文喊:「是你們不好,不小心讓我看到你們欺負人,看來,你們不想出去這條巷子吧?」

外國老大見毛弟太可怕了,推了手下們,「都給我上!」

大家一擁而上,糖果大喊:「不….」

糖果奔了過來,在毛弟身邊,毛弟一見,喊:「妳在牆邊看著!」
糖果唯有靠牆而站,毛弟用冷冽的眼光掃向大家,一個眼神就殺到人了。看到他眼鏡下的眼神,有些人已經暈倒了。

好可怕啊~

一些上前拿著武器攻向毛弟,毛弟用上他的跆拳道黑帶的功力,打下去,一個來就擋下去。又反手把一個人的刀子拿過來,拿著刀子攻回黑衣人…

糖果看著毛弟,這時候,只想他沒事就好了。

一個打到飛起,一個被至重傷…
然後…過了十五分鐘後,黑衣人全都倒地,毛弟丟下刀子,糖果上前喊:「你有沒有受傷?」

毛弟這次冷冷看著糖果:「我沒事!」

他不管糖果就出去了,然後糖果看回那些黑衣人的..全都倒下了。
她害怕的緊跟著毛弟,當二人出到巷子,糖果才看清毛弟的臉。

糖果不認得毛弟,毛弟也是(二人不見了10年了)。
毛弟見她一個女子,問:「妳去哪兒?」

糖果說:「我去前面的一個地方,這裡是大街,應該沒問題了,剛剛謝謝你!」
毛弟在眼鏡之下的眼睛,一直看著糖果,道:

「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
說著毛弟上了mini cooper後,駕車離開,但…他在倒後鏡看回她的身影,不自覺的露出笑容。

當毛弟來到“Prince’s Kiss”,第一時間去找鮪魚…
鮪魚在前兩個月已經來到英國看看是誰知道『藍炎堂』堂主的一切!

鮪魚在pub中一見堂主回來,說:「堂主!」
毛弟這時已經收起笑臉,冷酷的看著鮪魚:「進去才說!」

二人進到內室,毛弟坐下來看著鮪魚,問:「到底情況如何?」
鮪魚道:「…堂主…」

毛弟一雙銳利的眼睛看著鮪魚,鮪魚額上流汗…
「有個舞孃好像是知道堂主從小到現在的事情才故意來這裡當舞孃的角色…」

毛弟挑起眉毛:「喔…看來她是有心來找我呢!」

鮪魚越見他的冷酷又不笑的臉,看…眼鏡下的眼神,說多是雙面人不是嗎?
可怕啊…

毛弟問:「那現在人呢?」

「在外面…」

毛弟已經起身,率先走出去,鮪魚跟著。

由於pub中燈光黑暗,只看到有人來喝酒…而場中有個女子在跳著,女子有著一頭長直髮,穿上像阿拉伯的跳肚皮舞的舞衣。
毛弟的眼神越來越深邃,背著鮪魚問:「是那個舞孃嗎?」

鮪魚看著舞台上的舞孃,「不…不是她…是另外一個…我們有兩個舞孃!」

毛弟喊:「兩個…什麼時候請了兩個舞孃都不告訴我三兄弟?」
意思是,『紫炎堂』堂主、『白炎堂』堂主和他…

鮪魚還沒說什麼,毛弟又說:「另外一個呢?」

鮪魚看著四周,終於在角落中找到另一個舞孃,她好像被人『騷擾』著。
他說:「在那邊…」鮪魚指著方向。

毛弟從鮪魚的手指方向看著,有個女子被人『騷擾』著,燈光雖然暗,但是毛弟從她的身型、頭髮就知道這個女子是誰…

正是剛剛救了的糖果(雖然毛弟還是認不出她,但正是剛才他英雄救美啊)!

毛弟這時竟然皺了眉頭,他為什麼要皺眉頭,他不知道,可能因為有人在“Prince’s Kiss”中搞事吧,真的是因為這樣嗎?

毛弟看不過眼,主動走到糖果那邊,這一走,連鮪魚也驚訝?!
平常『藍炎堂』堂主不會主動出手的,通常派他或手下去做,他這次竟親自出手,為什麼?!

毛弟走到那桌枱前,他先托一托眼鏡,以英文說:
「先生,這裡好像不可以搞事耶!」

他語氣是禮貌性的,這道聲音一出,糖果看著毛弟,又是他?!
糖果向著毛弟以眼神求救。

騷擾糖果的人是一個外國小子,他道:「你是誰?」

毛弟仍是禮貌回話:「我是這間pub中的一個管事…」他說得輕描淡寫的。
外國小子一聽,只是管事,也沒什麼大不了!
「管事的,我在這裡做什麼,也不太礙事吧?」

毛弟仍是笑著,禮貌性的道:「不…有一點!」

鮪魚看著堂主竟然那麼禮貌,天啊,以平常的『藍炎堂』堂主應該會出手了吧?毛弟現在未出手呢,為什麼?!

外國小子沒說什麼,糖果已經被毛弟出手拉回身邊,在他的身後,糖果因為抖著身子,說:「這個人…」

毛弟輕輕以國語道:「我知道,交給我!」
糖果只好點頭。

外國小子見毛弟主動把他要的人拉到他身後,氣忿著,喊:「你是什麼意思?」

毛弟以英文向鮪魚喊:「鮪魚,把燈看了,讓大家都看到這裡!」
鮪魚這就去,外國小子見鮪魚走去開燈。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只是這裡的管事!」

糖果一直在毛弟身後,到燈光開了,大家注意力集中這邊,連跳舞的另一舞孃也是一樣。發生什麼事呢?!

毛弟除下眼鏡,以冷冽的眼神看著外國小子,道:「說是管事,也不算是…」他發出一道冷到爆的笑容:「請問你聽說過『暗葵組』『藍炎堂』堂主毛弟的名字嗎?」

糖果一聽到『毛弟』看著他。
外國小子喊:「聽過又怎樣?」

毛弟瞇著眼睛看著他,輕描的道:「我就是!」

外國小子和糖果都是一驚,外國小子驚訝著傳說中那個比『紫白炎堂』兩位堂主更少出現的『冷冽堂主』毛弟~是眼前這位瘦削的小子?!

糖果則是吃驚著,10年不見,竟然是一直想見的人救了自己兩次!

TOP

多謝分享!
我唔係人.........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