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暗黑愛情2』-糖衣陷阱~ part 2

『暗黑愛情2』-糖衣陷阱~ part 2

外國小子馬上懼怕極了,看著毛弟一眼,就逃之夭夭。
鮪魚想追他,毛弟卻喊:「算了,不用追了!」鮪魚唯有硬生生讓那小子走了。

「是,堂主!」

糖果一聽到毛弟自認是『藍炎堂』堂主,輕喊著:「你是…毛弟?」
毛弟聽到她這樣敢喊自己的名字,看著她,這時才看清她的臉,不止有著漂亮的臉蛋,而且有著熟悉的感覺。

糖果又道:「你不認得我了?」

毛弟深深看著她的臉,半晌才道:「妳是…糖果?!」
糖果笑了,點頭。

大家看著二人,原來二人是相識的?!

可是…炎翊橙有點生氣了,眉頭更加皺得緊緊的。
他背著鮪魚,酷道:「鮪魚,把所以人都撤出“Prince’s Kiss”,還有…把最近的數簿都拿到我的枱上!」

說完,炎翊橙已經拉著糖果的手到一間空的房間裡。

另一舞孃看著二人走進房間裡,眼神變得深思著…

房中,毛弟和糖果一直看著對方…
糖果以為毛弟一認為自己,會很開心…誰料…

毛弟已經架回斯文的眼鏡,但是語句很狠的道:「吳羽婷,妳是有病嗎?幹嘛到這裡出現,還穿成這樣?」

糖果一頓,毛弟一開口竟是罵自己,本來牽掛著他,他也毫不客氣的回話了。
「炎翊橙,現在是怎樣,我從台灣遠道而來等你,你就一開口就罵我!」

毛弟喊道:「那是因為妳一個人在這邊出現,如果我不是知道這裡有了一個舞孃知道我的一切事,妳想我會出現這裡嗎?」

糖果道:「我是故意這麼做的,否則你會出現嗎?」

毛弟氣極了:「吳羽婷,妳真的是找碴是嗎?」
糖果哼了一聲。

毛弟點頭:「好,是妳要我這樣做的…」
糖果見他一直接近自己,而且生氣非常...「喂…你幹什麼…」

糖果以為毛弟會抱著她,但是…
炎翊橙貼近她的臉,重重打了她額角一下,糖果喊痛:「幹嘛打人啊?」

炎翊橙笑了:「誰要妳一個人來英國找我,該死!」

糖果痛死了,摸著額角,但又偷偷甜笑,因為毛弟這一面在人前應該不會出現吧?!

毛弟盯住她:「笑什麼?」
糖果還是笑著:「沒有啊…」

毛弟喊:「聽著,從現在開始,不許離開我半步,要是妳兩個姐姐…我兩個嫂子知道妳一個人來這裡跳著這些…」

瞧…這是什麼衣服,他可以看其他女人穿成這樣,但是吳羽婷不可!
他不准!

糖果唯有點頭。「知道了,愛罵人的毛弟!」
毛弟又盯回糖果,「是是…愛盯人又雙面人的『藍炎堂』堂主!」

炎翊橙被氣死!
然後二人出來了,糖果真的緊跟著毛弟身後。

另一舞孃看著糖果在毛弟身後,心有不甘,她看著毛弟說:「那個…你還認得我嗎?」
毛弟看著她,腦海搜索著有這個人的記憶嗎?

她又提醒:「在飛機上,我是洪詩!」
毛弟才一頓:「原來…是妳!」簡短的說話,讓洪詩又一呆,就這樣?!

毛弟沒有再理會洪詩,就和糖果、鮪魚進入他的辦公室中,枱上都是數簿,毛弟坐起來,然後又看著糖果一眼,「妳去換衣服吧,現在…太多男生在!」

糖果甜笑了一聲:「好!」
說著,轉身出去了。

鮪魚冒汗,堂主會跟女子這麼要好嗎?他不是一直封閉自己的心,不讓任何女子走近自己嗎?為什麼糖果會例外呢?!

是的,一直以來,毛弟都是封鎖自己的心,不讓任何女子接近自己,加上他是個狠心的傢伙,更沒有任何一個女子敢接近他…

但是,沒人知道毛弟為什麼要封鎖自己的心。
鮪魚曾經看過一次…有一個女子接近他,他竟然用狠言狠語把女子趕走。也是鮪魚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到毛弟對女子的狠心!

毛弟瞄了鮪魚一眼,「鮪魚,在看什麼?」
鮪魚只是笑了笑。

毛弟專注在數簿上了,當他一在工作上,那股犀利的眼神就出來了。
然後,看著數簿的他,盯住鮪魚,問:「這幾個月來誰人看管這數簿的?」

鮪魚如實回答:「一個叫阿本的人!」

毛弟深思片刻,「叫他進來!」

鮪魚出去找人,而毛弟則繼續看著數簿。

鮪魚一出去,就命人找阿本來,阿本出現後,二人又入辦公室中。

洪詩一直看著阿本和鮪魚的背影。

當阿本到毛弟面前,毛弟放下手上的數簿。
他冷問:「這是你做的?」

阿本看著枱面上的數簿,「是的,請問有錯嗎?」

炎翊橙搖頭,「沒錯,相反的你管理的很好!謝謝你!」

阿本點頭:「這是我應該做的事!」

毛弟又問:「你來這裡多久了?」
阿本回應:「也是幾個月而已...」

毛弟點頭,「行,你可以出去了!」
阿本唯有轉身走出去。

當阿本步出去後,洪詩上前問:「毛弟...找你幹什麼?」

阿本一頓,「只是打招呼而已!」
洪詩這才點頭。

阿本看著洪詩,「妳...是特意來這邊接近『藍炎堂』堂主的嗎?」
洪詩盯住阿本,「你想太多了!」

阿本目送她離開。

TOP

第二章

而辦公室裡面,毛弟喊:「鮪魚,你去跟糖果說,我要留在這裡,叫她和洪詩二人先行回去…對了,也叫阿本負責送她們,兩個女子不太安全…」

鮪魚又一頓,堂主又這麼好心,認識他這麼久,很難相信這個是他本人!

鮪魚出去跟阿本交代了,阿本答應後,就送走糖果和洪詩,糖果看著辦公室裡面,依依不捨,而洪詩則盯住阿本,故意挽住糖果的手走出去了,鮪魚看著阿本:

「算了,別和女人鬥氣!」

阿本也出去了。
鮪魚看著他走後,又回到辦公室裡,鮪魚說:「堂主,是不是有什麼吩咐?」

毛弟一聲冷笑:「果然是我的殺手,不錯啊!」
毛弟看著鮪魚:「聽說…我們三兄弟不在英國時候,『藍炎堂』裡出現內鬼了,找到人了沒?」

鮪魚點頭:「已經找到了,知道堂主你來英國,正等著你發落!」

毛弟冷哼一聲,站起來,舉步走出辦公室。
鮪魚跟著。

炎翊橙坐在pub中的一間大房裡,正在喝著酒,鮪魚則帶了那個內鬼進來。

毛弟邊喝著酒,邊聽著這位內鬼先生的話語:「堂主…不是我…我是冤枉的,你要救救我啊!」

毛弟沒有理會他的求情話,看著枱上的證據,誰會相信啊?

毛弟終於開聲:「所以說…你是冤枉的?我冤枉你了?」
他的眼神變得無比可怕。

內鬼一接觸到毛弟的眼神,嚇得三魂不見七魄。
說不出任何話來。

毛弟又盯緊他:「那…請問這些相片也是假的囉?」
毛弟像是可以穿透內鬼的心思,內鬼無語怕死了。



內鬼先生又來說謊了。
「堂主…相中的不是我….真的!」

毛弟搖著頭,眼神中露出不可相信的眼光,「你知道我的外號是什麼嗎?」
內鬼先生喊:「藍炎堂的堂主毛弟?」

毛弟輕輕搖頭:「除了這個之外?」
內鬼先生已經想不到了,因為看著堂主的眼神都已經怕得要命了。

炎翊橙冷冷開口,「看你怕成這樣子就知道,你不是『藍炎堂』的人!」

他盯住內鬼先生:「我另一外號叫做『冷冽堂主』,因為…我夠無情!鮪魚,如果是『藍炎堂』的人會知道這件事嗎?」

鮪魚點頭:「所以兄弟們都知道!」

毛弟眼神變得更深邃,「所以…你死心了吧!接受我的懲罰吧!」
鮪魚看著堂主,毛弟要出手啊~

只聽他冷冷的道:「把他拉出去,然後給我狠狠的打一百下!」
內鬼先生心想:【一百下?】

鮪魚點頭:「是!」
突然毛弟又喊:「對了,鮪魚,如果這位內鬼先生挨不過五十下的話…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鮪魚又點頭,然後拉著內鬼先生出去了。
毛弟把枱上的相片,通通都燒掉了。

毛弟看著那些火焰,除下眼鏡,他又想起糖果,然後回神,喃喃自語:
「對了,是時候打電話回去,免得大哥他們擔心!」

說著,毛弟不管pub中的內鬼先生的喊叫聲,他走出“Prince’s Kiss”,然後走到一個安靜的地方。

他打電話回台灣了。

他打視像電話回台灣了。

當一通電話,是炎亞綸的電話,毛弟以為是大哥接電話,誰料…

一接電話的是…
「喂,請問要找誰啊?」

毛弟一頓,聲音是媽媽~張悅琪!
炎翊橙收起那狠狠的臉色,做回乖寶寶,他對著媽媽說:「媽,看電話的視像鏡頭!」

張悅琪聽到兒子的聲音,看著鏡頭。「毛弟?你去英國了嗎?」

「是的!」毛弟對著媽媽真的很有禮貌。
(當初亞綸、天魔星和王子、鬼鬼結婚時候,張悅琪以為他們身邊的人(暗葵組)是好人啊…多麼單純的母親,還一直以為丈夫炎庚霖是正行的人,因為現在炎庚霖是做公司生意的,另外的身份才是暗葵組的職業級殺手!)

張悅琪從電話看著毛弟。
「兒子,你臉色不多好,不舒服嗎?」

毛弟淺笑:「沒有,我很好,對了,電話是大哥的,為什麼妳拿來聽?」

「你大哥剛好走開了,我見電話一直響起,所以才接電話啊!」

毛弟心想:【亞綸大哥,萬一是堂中兄弟打來,不就穿幫了嗎?】

毛弟微笑的看著媽媽:「媽,大哥回來了沒?」
張悅琪喊:「oh,回來了,你等一下!」

接著,到炎亞綸拿起手機,亞綸看著毛弟一眼,又看著媽媽:「媽,我和毛弟去聊一下!」

亞綸拿著手機出去花園外,當他看著視像鏡頭中的毛弟,毛弟已經又變回冷酷的臉了。
「大哥,你這麼不小心把手機留在家中,萬一對方是堂中兄弟打來,怎麼辦?」

亞綸因為娶了天魔星關係,『紫炎堂』堂主比以前多話了,也相處好多了。
亞綸道:「抱歉!」

毛弟又道:「對了,英國這邊的事已經處理好了!」

亞綸問:「內鬼已經抽出了嗎?」
毛弟說:「嗯…我也處理了,對了,我在英國這邊說到的舞孃原來是…糖果!」

亞綸驚訝極了:「是…糖果?她在你身邊?」
毛弟搖頭:「已經找人送她回去,看她的一身打扮…」

亞綸看著弟弟:「弟,你真的很想念糖果嘛!」

毛弟喊:「哥,連你都這樣說!」

亞綸收起笑容,說:「處理完事後,快點回來,還有和糖果一起回來!」

毛弟盯住大哥:「知道了!」
掛線後,哎呀,毛弟忘記問禹哲和小薰怎麼了…

對了,是時候要帶著糖果回去台灣了…
到台灣以後,要第一時間回到『黑炎堂』或是老大的家一趟才行,看看小薰怎麼樣了!



然後,毛弟和糖果一起從英國回到台灣。

飛機上,二人幾乎沒有交流,因為說不出的尷尬。
沒有真正聊過,只是隨便寒暄幾句。

下機以後,糖果看著毛弟問:
「你要去哪裡?」

炎翊橙瞄了她一眼,道:
「我去的地方,妳還是不要去!」

糖果又一沉思:「為什麼?」

毛弟喊:
「我要去『黑炎堂』或是老大家那邊,那裡好多男人...」

糖果一聽於此,心甜了。
「你...緊張我嗎?」

「才不是!」毛弟喊。冷冷回應:
「回去妳的家!」

糖果還想說什麼,炎翊橙一個盯死,她唯有點頭。

就這樣,二人分開走了。

剛好,機場中炎亞綸的好朋友辰亦儒在這裡等著朋友下飛機,沒錯,他是來接機的。

卻沒料到辰爺會看到兩個特別的人!

洪詩和阿本也下飛機了。

阿本看著洪詩,「都說不要跟著我嘛,妳看,堂主人也走光了!

洪詩看著阿本:「哥...別這樣嘛,當初要你混入『藍炎堂』中做臥底也辛苦你了!」
「知道就好!」阿本盯著妹妹。

二人又走了。
辰亦儒『辰爺』看著阿本的身影....他也回來台灣?看來,黑道和白道又有一段時間沒有好日子過了!

『辰爺』決定接完朋友後,去調查一下阿本和洪詩的身份。

TOP

另一邊箱,

辰爺那邊去調查阿本這趟回來的目的是什麼...

毛弟也上車去老大的家進發,因為禹哲和小薰、還有敖犬和大牙都住在這裡。

『暗葵組』總堂
唐禹哲還是痴痴的守在小薰身邊,只是過了幾天,但是小薰的昏迷好像過了好多年。

負責照顧小薰的看護--卓文萱看著這位『唐爺』,也不禁感動起來。
她知道了這家人的身份,就算平常『黑炎堂』殺手敖爺~敖犬怎麼隱瞞,文萱也猜到很多。

唐禹哲一直看著小薰,這幾天『黑炎堂』大小事務都交給『敖爺』敖犬所處理。
而大牙--禹哲妹妹,留在家幫文萱一起照顧著昏迷的小薰。

卓文萱看著禹哲:
「你這樣每天等下去,也不是辦法,你也該要休息啊!」

唐禹哲搖頭:
「只要小薰沒有醒來,我也會在她身邊守護著她!」

她喊:「聽說『黑炎堂』堂主『唐爺』是個超神秘的人,你不管堂中所有事務,可以嗎?我的意思是...
我聽敖爺說的...」

「我相信敖犬!」

卓文萱沒話可說,禹哲又道:「妳先出去,我來照顧著小薰!」

她看了他一眼,退出房間。
世上還有那麼痴情的男子嗎?文萱問自己,好像...她很久以前也遇過!

突然,文萱聽到樓下傳來聲音,不止大牙一把聲音,還有很多把的聲音。
她好奇下去看。

只見大廳中多了幾個人,『紫炎堂』堂主炎亞綸、亞綸的老婆天魔星;
『白炎堂』堂主炎勝翊、王子的老婆鬼鬼!

炎亞綸和王子文萱見過,而身邊兩個女子...一樣臉孔..很熟悉的樣子。

只見曉星抬頭看著下樓的卓文萱,驚訝的喊:
「文萱學姐?」

卓文萱一呆,她是...「曉星?」



卓文萱一呆,她是...「曉星?」

炎亞綸和王子等人都看著曉星和文萱…
二人認識的啊?

亞綸問天魔星:「天魔星,妳認識她嗎?」

曉星點頭:「我和鬼鬼都認識她,我們的學姐~卓文萱!」

『紫炎堂』堂主炎爺和『白炎堂』堂主王子都驚訝著,二人…不,三人都認識對方?
王子又問:「是怎樣認識的?」

鬼鬼看著丈夫王子,「其實,應該說是曉星先認識學姐…後來曉星才把她介紹給我!」

卓文萱已經下來了,坐在他們身邊,她依然驚訝的看著二人。
「鬼鬼、天魔星,真的很久沒見了!」

雙生兒點頭,曉星想起某人…
問:「文萱學姐…妳有沒有見過他?」

「他?」文萱一頓。

卓文萱已經很久沒想到這個人了。
這時,因為曉星的一句話令到她又想起這個人物….


曉星看著文萱,追問:「學姐,妳沒有聯絡他,他其實…一直等著妳!」

卓文萱看著曉星,心想:【他等著我,可能嗎?】

亞綸等人不知道二人說什麼。亞綸問:
「曉星,到底你們在說什麼?」

曉星看著亞綸,說:「亞綸,記得辰爺和我之間的事嗎?」
亞綸眼神變得深邃,「記得,亦儒是妳的學長啊…他失戀時候妳去安慰他…而且也是亦儒一直幫妳…難道…妳說的『他』指的是…」

天魔星往亞綸臉上親去,「你猜中了!」
亞綸拍了曉星的頭。

文萱看著打情罵悄的二人,原來『紫炎堂』堂主炎爺認識『他』?!
曉星又問:「文萱學姐,妳也是時候要去看看辰爺了!」

文萱看著她,要去見他嗎?該鼓起多大的勇氣啊!
她告訴應該去看辰亦儒嗎?看到他又該說什麼?

這時候,毛弟已經來到總堂中,炎亞綸和王子看著弟弟回來,說:
「毛弟,你什麼時候下機的?」

「剛剛!」毛弟看著大家:「小薰和禹哲怎樣了?」

回答的人是文萱:「我一直照顧著小薰,她其實有反應的,只是一直躺著不動,但是好像聽到我們的說話!」

毛弟記得她是小薰的看護,但是她和天魔星之間又有什麼關係?!
毛弟想上去時候,禹哲剛下來,大牙看著二哥:

「二哥!」

禹哲坐了下來:「小薰不會有事,大家都不要擔心!」
大家看著禹哲,知道他是硬撐著。

鬼鬼看著毛弟:「我妹呢?」
毛弟看著鬼鬼二嫂:「糖果自己一人回家了!」

「什麼,你要她一個女子回家,你是男人嗎?」天魔星喊道。
毛弟又看著大嫂曉星….這兩個同樣臉孔的女子,竟變了他的大嫂和二嫂…唉…毛弟無言了!

鬼鬼道:「我父母出去公幹了,吳家沒有人在,你要糖果一人回去面對四面牆壁啊?」
毛弟說:「我怎麼知道啊,那我去看她好了!」

「那快一點!」說話是二哥王子,「爸和媽會在家做菜,叫糖果一同過來吃吧!」

炎翊橙點頭。然後又走了。

晚上,果然,糖果也來到炎家吃飯了。
炎庚霖和張悅琪看著糖果一來,臉上的喜悅都表露無遺,而吳家三姐妹都去廚房幫忙了。

炎亞綸、炎勝翊討論著糖果和毛弟的事。王子道:
「大哥,你看毛弟和糖果會不會在一起啊?」

炎亞綸看著王子:「你那麼想他們二人在一起啊?」

王子想起自己和鬼鬼,大哥和天魔星。
「我們兩對都順利在一起,糖果和毛弟應該是遲點的事吧!」

炎亞綸白了二弟一眼,說:
「如果毛弟不是這樣想呢?」

這時,炎翊橙在二人身後,出聲:
「你們什麼時候愛在人面前說八卦?」

王子笑了。亞綸搖頭。

然後,大家入座了,亞綸和天魔星坐在一起,王子和鬼鬼坐在一起,而毛弟和糖果也坐在一起。
這時候的毛弟依然架起眼鏡,做乖孩子!

張悅琪一直看著吳羽婷。連丈夫炎庚霖都冒汗。
「老婆,有必要一直盯住糖果看嗎?」

「你不明白,我們也很久沒有見到糖果了,你看看,她變得多麼漂亮啊!」

糖果臉紅了。

「伯母啊!」




吃著飯時候,張悅琪突然喊出一句:「糖果啊,明天開始搬到毛弟出面的家好不好?」

說完,毛弟吃著飯都噴了出來。糖果臉紅著。
亞綸、曉星、王子和鬼鬼都驚訝著!

炎庚霖看著老婆:「妳講清楚一點,害毛弟噴飯了!」
張悅琪喊:「是啦…我們都知道你們在外面各自有自己的家了!是屋啊!」

「也因為快開學了,毛弟和糖果將會讀同一間學校,吳家那邊沒有人,我不放心,所以把糖果安置在毛弟那邊!」炎庚霖說。

毛弟問:「那…為什麼不把糖果安置於大哥和大嫂或是二哥和二嫂那邊啊?」

炎庾霖喊:「因為你和糖果都是一間學校啊!」

「就因為這樣!」毛弟說。

炎家父母同時點頭。毛弟無言了。
「那…糖果要立即搬過去嗎?還是….」鬼鬼問。

「明天早上也可,糖果,妳ok吧!」張悅琪問。
「只要毛弟肯就ok了…」糖果怯怯的道。

毛弟看著糖果,又看著母親:「你們確定她去我那邊家?孤男寡女耶…」

炎庚霖用上嚴父的角色,「如果你敢對糖果怎樣,你知道後果吧?」

炎亞綸、炎勝翊和炎翊橙都一呆,知啊!
心想:【你是『暗葵組』的殺手中的殺手,怎麼不知道啊?】


「那就這麼決定,明天起,糖果到毛弟那邊的家住吧!」父母二人已經決定了。

毛弟和糖果唯有點頭。
以後會怎樣過日子呢?期待了~

TOP

第章

毛弟回到自己外面的家,把房間整理得很好,準備讓糖果來住了。
炎翊橙看著那間房間,淺笑著。

「明天嗎?」

另一天到來,毛弟睡醒不久,門鐘被按著,他才不情願的走下大廳,打開門,一見就是吳羽婷。
糖果看著穿上睡衣…應該是一套運動衣服,頭髮凌亂的迎接自己,皺了眉頭。

「你這樣歡迎我嗎?」糖果問。

毛弟不以為然,看著她的行李,「只有這個?」
糖果點頭,毛弟幫她拉住屋中。

吳羽婷看著四周,毛弟的這個家也很大啊!
下面是大廳和飯廳,外面是個大花院,大廳和上層是用一條木梯連接,別有一番風味。

「好漂亮的地方!」她喊。

「還好嘛,比起大哥和二哥來說…」毛弟一想起兩個哥哥的家…他們才算厲害!

「跟我上來!」毛弟簡潔的道。
「什麼意思?」糖果問。

毛弟冷語:「去妳的房間看看!」
「喔!」糖果才知道自己想錯了。

二人到二樓去,炎翊橙打開一道房門,糖果也進來,「哇…好漂亮的房耶…全是白色的顏色,好簡單,對了,毛弟,你那麼無情又雙面人,你房該不會是一樣用兩種顏色的吧?」

炎翊橙拍了糖果的頭一下,「妳自己去看啊,我房在你對面!」

糖果果真去看,一打開門,如自己所料,全是冷色系的顏色。
她也覺得有冷風吹過。

她瞄住毛弟:「這果然是你啊!」
「那又怎樣?」毛弟問。糖果說:「沒有啊!」

毛弟又說:「跟我住要守我規矩,這個家是我的,因為要上學關係,我會待在這邊方便自己,所以妳也跟我讀同一所學校了…在學校中別說妳認識我!」

糖果問:「為什麼?」

「我在學校是乖乖的角色,如果被大家知道我的另一面,妳說後果會如何?」見糖果點頭後:「還有…不要跟人說妳和我住一個家!」

糖果喊:「不用你提我也知道!」



當糖果正準備把自己的行李拿出來安置著的時候,毛弟早已穿回一身輕便的裝束,在下面準備早餐了。

這個時候,門鈴又響起,毛弟喃喃的說:「是誰那麼早?」
看著鐘,九時正。

一開門後,進來是炎家父母~炎庚霖和張悅琪!
張悅琪看著兒子:「surprise~」

炎翊橙冒汗和傻眼:「爸和媽?」
炎庚霖看著自己的兒子:「你媽媽說要一早來看看糖果有什麼缺欠的!」

炎翊橙不懂反應,然後兩老進來後。

張悅琪看著兒子:「毛弟,你在做早餐嗎?」
毛弟點頭,炎媽又說:「那我去準備吧,你們兩老去談談!」

她走去廚房,炎庚霖看著兒子:「糖果呢?」

「在上面!」毛弟又簡潔的說。

不久以後,門鈴又響了,毛弟看著鐘:九時三十分。
他額上冒出『井』,是誰啊?!

他一開門,是大哥炎亞綸和天魔星二人…
毛弟又再傻眼。

亞綸和曉星進來,見到父母二人,「爸、媽,你們都在?」

兩老只是笑笑。但是…毛弟的心超不爽,大家不用都來吧?

當炎家大哥和爸爸閒聊,曉星和炎媽在廚房準備…
門鈴又再響起,毛弟按奈住去開門…

這是王子和鬼鬼的都來,毛弟無奈的道:「全家齊聚這裡了!」
王子問:「什麼意思?」

TOP

然後

,炎家齊集在毛弟的家裡面,當糖果一下來就赫見大家都在,問:
「大家…怎麼都來了?」

鬼鬼說:「我是怕妳不適應環境啊!」
曉星道:「我也是,毛弟有沒有欺負妳,妳可以跟我說,我叫亞綸對付他!」

亞綸看著老婆,心想:【又關我事?】

糖果坐在兩位姐姐身邊:「沒有,暫時沒有!」
「暫時沒有?所以代表以後會囉?」鬼鬼問。

毛弟盯住二嫂:「鬼鬼二嫂,妳的話是什麼意思?」

鬼鬼看著毛弟:「就怕你欺負我們的家的羽婷啊!」

毛弟看著王子:「二哥,管好你的妻子!」
張悅琪道:「翊橙,放禮貌一點,你不是乖孩子嗎?」

毛弟才笑著對母親說:「抱歉!」

之後,大家開心的吃著早餐,然後一起出去家庭樂…當然糖果也跟著去。

之後,開學的日子到了,這天,毛弟一早起來,在房間穿上自己的學校的制服,黑色的長西褲,粉色的短袖襯衣,結上小短格仔呔,再加寶藍色的校樓,帥氣的頭髮加上帥氣的外表,完美男孩出現。

(作者:對了,毛弟讀的學校正是亞綸和王子畢業前讀的『聖英學院』。)

毛弟看著鏡中的自己,淺笑了一聲就去糖果的房間走去。

他拍著門,沒人回應。
敲了很多遍,依然沒回應。他索性打開門,走進去了。

一開門,就見到客人…不,是新來的“同居人”正香甜的睡著。
毛弟看著糖果的睡相,瞧…她把一條腿夾著被子,而且,她是穿短褲耶…那雪白的腿…

Oh,毛弟一陣暗罵著:「該死的糖果,妳是要引誘我是不?」

說著,他已舉步往床邊走去,站在床邊,「起來!」
沒回應,某人仍然睡得死死的,毛弟喊:「吳羽婷,給我起來!」

糖果回應了,只是…她把另一條腿也暴露在毛弟面前,毛弟又再低喊:
「該死的糖果!」

毛弟索性坐在床邊,貼近她的臉,「是妳逼我的!」

他已經往糖果嘴唇上親去。
糟了,發現一吻下去,毛弟竟然想繼續親下去!

她不知被什麼東西在她唇上親,像趕蒼蠅的揮著手。

又換了一個動作,毛弟加深了那個吻,糖果終於有感覺了。
她睜開眼睛看著那個親她的嘴的人。

發現是帥氣既邪氣的毛弟,推了他一把。大喊起來:
「你….你….幹…嘛…親我?」

TOP

..........................

毛弟邪氣一笑:「就想親妳啊!」
糖果氣了,坐起身來看著毛弟,兩人對看,糖果才看到他穿上制服了。

「妳再不去準備一下,我要出門上學了!」毛又瞇著眼睛:「還是…妳想我直接把妳身上的背心脫了,把制服穿上?」
說著,毛弟動手去想脫糖果的背心。

糖果大喊著:「啊…我自己來!」
毛弟笑了,然後收起笑容,起身看著她:「給妳十分鐘,十分鐘後不見人影,那我自己先走!」

他走出房間。

糖果才趕忙去換衣服。
她的制服是格仔裙、粉色襯衣加小呔子,寶藍色的校褸。

十分鐘過後,糖果下來,但是沒有毛弟的人影。
顯然是…毛弟先走了。

糖果沮喪的出門去。

另一邊箱,一位有錢人家的小姐,正在她的本家坐著轎車出門去了。她的家比一般人更大,像是皇宮一般。

女子年約十七、八歲,樣子甜美可愛,她一上轎車不久,電話就響了。
「喂,怎麼了?」

電話另外一邊傳來一位男子聲音。
「妳知道去到學校應該找誰嗎?」

「我知道啊!你昨天跟我說了幾十遍了,不煩啊?」

「筱婕,不是我說妳,妳知道妳記性不太好,但是…妳也在這間“聖英學院”讀書啊,我也只好拜託妳了!」

筱婕笑了一聲,「哼,只有這個時候才要我幫忙!我不管了,今晚你要請我吃飯!」

男子又是一笑:「好,筱婕,希望妳盡早幫到我了!」

掛線後,筱婕埋怨:「為什麼總是要麻煩我,這個哥哥!」

正在埋怨的筱婕被突來的剎車嚇了一跳!
「發生什麼事了?」

「小姐,好像有人倒了?」司機說。
「什麼?」筱婕看著窗外。

被撞到的人突然站起來,完好無缺的。
筱婕又是一陣驚訝,她下車子,看著那女子:「妳沒事嗎?」

被撞的人正是糖果,她道:「是我不小心撞到妳!」
糖果看回筱婕,搖頭:「是我自己胡思亂想…咦,妳也讀“聖英學院”?」

筱婕才看著糖果的制服…咦,真的,同一間學院!
她看著糖果:「如果不嫌氣,上我的轎車,一起上學吧!」

就這樣,兩女子一起上車,車上,二人介紹著。
「我叫辰筱婕,妳叫什麼名字?」

糖果道:「吳羽婷,外號糖果!」

筱婕心想:【咦…她就是糖果?!那麼…另一目標…毛弟呢?!看來哥哥給我的任務很簡單嘛!】

是的,筱婕的哥哥正是警察有『辰爺』之稱的辰亦儒,剛才她就是跟辰爺聊著!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