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暗黑愛情2』-糖衣陷阱~ part 3

『暗黑愛情2』-糖衣陷阱~ part 3

聖英學院

是個高貴的學校,進來讀書的人非富則貴。

學院王子--炎翊橙和手下鮪魚一踏進門口,眾女同學都紛紛喊著:
「毛弟王子耶!他回來了...」

「毛弟學長,有多久沒見到他了,好開心耶...」一群花痴喊著。

炎翊橙露出虛假的笑容回應大家。
鮪魚看著堂主這個表情,雙面人性格又來了。

鮪魚小聲問:「堂主,有必要連學校也來這一套?」

炎翊橙邊笑邊說:「鮪魚,你如果想找死的,我馬上讓你死!」
鮪魚不在說話。

大家一擁而上,毛弟被熱情的女同學圍著。

當毛弟和鮪魚被人圍著時候,一架黑色轎車停了外面,大家的注意力馬上到那邊去。

連毛弟、鮪魚也看著。
下車的除了筱婕還有...糖果?!

毛弟心想:【羽婷怎麼在人家的車上?】
(作者:還不是你不等她,才害糖果被車撞!)

男同學一見到糖果和筱婕,雙眼發亮。

又一擁到二人身邊,糖果和筱婕被男同學們擠擁下一直走到裡面,糖果看不到毛弟。

炎翊橙不滿的一收笑容,女子們看著學院王子生氣,以為是她們害的,作鳥獸散。

還未上課,筱婕和糖果在一旁聊著。

筱婕問:「妳放學來不來我家玩,我家超大的耶!」
「妳家?這樣好嗎?妳家人同意了?」糖果問。

筱婕自信的說:「我父母很忙,但我家真的好大,妳有沒有聽過“神話集團”?」

糖果胡亂點頭,然後一呆:「吓?那個全亞洲首富的“神話集團”,是妳家開的?」
筱婕笑了:「當然,辰子霆就是我父親!」

辰子霆是亞洲首富,也是“神話集團”的總裁,辰亦儒是他兒子,辰筱婕是她女兒!

TOP

糖果在驚訝之中開學了。

而剛好兩位同一班,一起做同學的還有毛弟和鮪魚,還有一個…

一個女子見到糖果和毛弟,興奮跑過來:
「糖果、堂…..」『堂主』二字想說出口,又頓了一下:「毛弟!」

糖果和毛弟抬頭看著來人。

洪詩?!她怎麼也在台灣?!

糖果問:「洪詩,妳什麼時候回來台灣的?」

「剛下飛機幾天,原來你們也讀這裡啊?」洪詩看著毛弟。

毛弟只是冷眼看著洪詩,她怎麼也來了台灣?也剛好在『聖英學院』?!
也同一班的….

毛弟深思著。
鮪魚也疑惑著。

洪詩當然有目的,因為就是要接近糖果和毛弟啊!
她道:「還有…阿本也回來了,現在在…公司裡!」

因為這裡是學校,不能隨意說出『藍炎堂』的事。

毛弟開口:「連阿本都回來了?」
洪詩點頭。

這下熱鬧了。

筱婕看著幾人,她不明白。不明白為什麼亦儒哥哥要我盯住毛弟。

然後,她的電話響了,她一見是哥哥打來。
「糖果,我接下電話,妳等我一下!」

筱婕拿著電話往一邊聽。毛弟看著她一眼後,又看回洪詩,她到底為什麼也跟來了?!

筱婕接過電話:
「哥,你打來幹嘛?」

「怎樣了,看到要看到的人了沒?」亦儒說。

「嗯!」筱婕看著毛弟一眼:「而且,好熱鬧啊,好多好朋友認識到了,對了,哥,今天放學後,我會帶著糖果回去…糖果就是毛弟身邊那個女生啊!」

「那我等妳們!」亦儒掛電話。
因為開學第一天,特別放早了,大家可以早點回去。

毛弟、鮪魚、糖果、筱婕、洪詩五人一起走出學校時,外面有『動亂』。

一個帥氣又邪氣的男子倚在車上,臉冷酷的。

車上坐著一個女子,而男子一直戴著墨鏡看著學校裡。

人群看著他,因為他顯得特別帥氣。
這人正是唐爺~唐禹哲。

當五人出來後,毛弟看著他:
「唐爺?」

五人走近唐禹哲,唐禹哲除下墨鏡看著毛弟。

毛弟輕問:
「唐爺?你來學校幹什麼?」看著車中的女子,「文萱?」

車中的人正是卓文萱,唐禹哲道:
「她想見辰亦儒,所以我才送她來學校,因為你旁邊某一位女生是他的妹妹!」

唐爺指的是筱婕,筱婕看著文萱:
「文萱姐姐?她怎麼在這裡?」

毛弟又問:
「你除了把她載去辰爺那邊,還有什麼目的?」

唐禹哲笑了,「我也要去找辰爺!」

毛弟疑惑著:「找辰爺?你不管小薰了嗎?」

「放心,大牙幫我看著二嫂子小薰了,我會一會辰亦儒後再回去!」

洪詩猜想:【筱婕是“神話集團”的辰子霆女兒,那個辰爺也是吧?好...】
洪詩隨口說出一個理由,回去找阿本,她的大哥了。

而唐禹哲向著筱婕道:「你司機不會來的,我送妳和糖果回家吧!先上車子!」

筱婕和糖果先行上車。
坐在文萱旁邊。

毛弟喊:「我也去!」
唐禹哲輕拍著他的肩:「去講幾句!」

『黑炎堂』堂主、『藍炎堂』堂主走了一旁,開始悄悄話了。

毛弟看著禹哲,「唐爺,有什麼話就直說!」
唐禹哲看回毛弟:「真的要直說?」

毛弟點頭:「快!」

唐爺冷冷的道:「你…不覺得自從糖果一回來,你的冷靜和冷酷無情都沒有了嗎?」
「有嗎?」毛弟問。

唐爺又道:「你自己沒有發現,旁人就會知道!」

毛弟又喊:「所以呢?」

「快點變回你原來的一面,免得到頭來你會後悔!還有…小心你身邊的人!」唐爺警告的說。

炎翊橙深思了一會兒,「我會的!」

唐禹哲再度展開笑容:「好了,那你先回去,我把筱婕和糖果送去辰爺的家,還有卓文萱!」
毛弟點頭。

就這樣,禹哲載著三個女子往辰亦儒的家去了。
沒多久,車子已經進到皇宮…不,是亞洲第一首富“神話集團”的家裡。

當車子停下後,傭人前來開門,一見筱婕,「小姐,回來了嗎?」
說話正是洪總管,「他們是?」

筱婕道:「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還有大哥的好朋友!」
說著,洪總管帶著大家進去了。

大廳中,辰亦儒一早回來了,他放下警局的工作,一回來,就叫洪總管準備一些下午茶給客人。

然後,筱婕、糖果、文萱和禹哲一到大廳,洪總管喊:
「少爺,小姐和你們的朋友已經回來了!」

辰亦儒轉身看著大家,他看著唐爺:「唐爺?!你也來了?」

唐禹哲笑著道:「沒辦法,因為我要送某人來這裡見你嘛!」
「某人?!」辰亦儒一呆。

唐禹哲領著卓文萱上前一步,亦儒看著文萱…
噢,他不懂反應了…因為是他一直朝思暮想的那個人…

TOP

「文萱?!」亦儒道。

筱婕識趣的和糖果去自己房間玩了。

而唐禹哲也走到另一邊坐著。

卓文萱和辰亦儒也正式聊著了。
二人一直無言,明明在花園外已經沒有其他人了!

有多久沒見了?忘了…
還記得當時,二人因為卓文萱要不要去外國讀醫而吵架著。

結果,竟是分手收場。

這時候,是天魔星安慰著傷心的亦儒,才令亦儒回復那平靜的心。
所以,亦儒又一段時間想追曉星的,但他又想了一會兒,追到天魔星又如何?!他會把曉星當成替代品嗎?!

可能會吧?!
他不想讓曉星受傷害!所以他漸漸把她當成妹妹看待了。

難怪炎亞綸一看到自己,會生氣!
是因為天魔星關係!

亦儒終於開聲:「妳…什麼時候回來台灣的?」


卓文萱看著亦儒,道:「也有一段日子了,只是一直在醫院裡……」
辰亦儒喊:「那就不用找我了嗎?」

她看著亦儒,他幹嘛要生這大的氣啊?!
文萱一想起當初辰亦儒不讓她去外國讀醫就一肚子氣!

「那不是因為你當初不肯答應我去外國讀書,我們也不會分手收場吧?」

奇怪,怎麼兩人一見面又要吵架了?!

於是二人在鬧著情況下又見面了,還是一直吵著……

當辰亦儒和卓文萱走回大廳後,唐禹哲在那裡等著辰爺。

卓文萱看著辰亦儒一眼後:「我去找糖果她們!」
說完,她走去筱婕的房間方向了。

辰亦儒看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
唐禹哲笑著拍著他的肩:「我們白道的『辰爺』竟然會敗於愛情上啊?」

辰亦儒盯回唐禹哲一眼:「你老婆也不見得很好,要文萱來照顧著!」
禹哲盯回他。

辰亦儒正色的問著他:「找我有什麼事啊?」

唐禹哲也正色的回應:「當然要緊的事!」
「連小薰也可以不管,真的很要緊耶!」辰爺驚訝著。

唐禹哲看著他,問:「你知道一個有日本的『岩克組』的組織嗎?」

辰亦儒一凜,臉不好看。
唐禹哲見他的臉色不對,知道他來這裡沒錯了。

「『岩克組』的千葉本你聽過這個名字嗎?」

辰亦儒深思著:「知道!」
唐禹哲又說:「你知道千葉本已經來到台灣了嗎?」

辰亦儒合上雙眼:「也知道!」

唐禹哲一笑:「看來…我沒找錯你了!『岩克組』的太子爺千葉本已經開始行動了!」
辰亦儒問:「對誰行動?」

唐爺冷冷的道:「當然是『暗葵組』啊!」



辰亦儒看著唐禹哲,「你會插手?」

唐禹哲看回辰爺,「這次會針對『藍炎堂』的堂主,那就要看看這位堂主如何回應,我才出手了!」
辰亦儒道:「毛弟?」

辰爺想起機場中看到的阿本....他已經開始行動了嗎?

唐禹哲又道:「如非必要,也希望我們兩個都不用出手!」
辰爺又點頭:「但是...我要不要先跟炎爺說一聲?」

唐爺點頭:「有時間的話,就跟他說吧!」

於是,二人聊完了。

至於,毛弟這面。
他返回『藍炎堂』中,一回去就見到阿本。

原來阿本之前跟洪詩見過面。

洪詩看著阿本:「哥,你為了我在這裡,不怕身份被暴露嗎?」

「妹,我才不怕,好在,大家不知道日本的『岩克組』的老大,有個女兒在外面,我想連毛弟也猜不到我的身份吧?」阿本說。

洪詩看著阿本,「哥,不要小看毛弟,他可是『暗葵組』裡數一數二冷冽的堂主啊!他也殺了許多人!」

「妳放心,為了保護妳,我才不怕死!」阿本道。
「好了,妹,我要回去了,免得被大家懷疑!」

阿本走了,洪詩看著他的背影。
沒錯,阿本正是日本『岩克組』太子爺。

那洪詩則是『岩克組』老大在外面失散的女兒。阿本為了洪詩來報仇了。

TOP

當毛弟和鮪魚回到堂內後,阿本出來迎接,毛弟驚訝:「你也回來台灣了?」

阿本笑著道:「是的,因為不放心台灣『藍炎堂』堂內的數簿問題……」
毛弟聽出什麼:「這裡的數目也有問題?」

阿本表示查出一點,毛弟深信不疑,「阿本,那要麻煩你了!」
阿本示意後,離開了。

鮪魚看著阿本的身影:「堂主,阿本也跟回台灣,你不覺得有點可疑嗎?」
(作者:殺手不愧是殺手,有點懷疑阿本了嗎?)

炎翊橙深思的看著阿本的背影。
臉上不苟言笑的道:「阿本……他是什麼時候來英國的“Prince’s Kiss”的?」

鮪魚道:「在三位堂主走了之後的一個星期!」
炎翊橙沒說話,只是以臉部表情去看鮪魚。

鮪魚看著他的臉色,點頭:「我知道如何做了!」
鮪魚又走了。

毛弟由窗外看向天空,「看來,休息一段日子後,『龍崎組』消失了,下一個消失的又是那個組織呢?」

毛弟興味的笑了。

毛弟想起糖果,她現在在哪兒呢?還在辰爺的家?!還是已經回家了?
一想到此,他決定動身回家了。

但是,當他打開了大門,他又一呆,心想:【奇怪了,我為什麼要緊張那個糖果啊?】

他看著正在做事的阿本的身影,眼神竟變得銳利,心想:【你…到底是誰,雖然我現在不知道,不過……我想沒多久,你會現身了吧?突然出現在『藍炎堂』中的阿本!】

毛弟動手離開『藍炎堂』了。


毛弟回到自己的家,一開門,暗的!顯然,糖果還沒回來。
「這該死的吳羽婷,有必要留在辰爺家那麼久嗎?」

毛弟不管糖果了,先行去洗澡,當洗澡完後,他去開糖果的房間。
一開門,還是空無一人。

「到底回來了沒?」

然後,大門有聲音,穿回閒服的毛弟故作沒事的關上糖果的房門,然後進到自己的房間。
待糖果一上樓梯到第二層時候。

糖果想開房門,毛弟打開房門:「終於回來了嗎?」

糖果驚訝的回頭看著毛弟。
毛弟看著她身上的制服,心裡氣著。

「對呀,我回來了!」糖果看不出毛弟心裡的氣。

毛弟哼了一聲:「我肚子餓了,妳幫我煮麵吧!」
糖果一頓,「你自己不會煮啊?」

毛弟喊:「我偏要妳煮啊!」

糖果盯住毛弟。毛弟已經輕鬆的下樓,還一個屁股的坐在沙發上。

糖果生氣了。毛弟又道:「快點啊!」
但是糖果還是妥協了,下樓去。

毛弟很舒服的看著電視,還故意按到大聲的。
糖果邊煮邊生氣,但是煮麵又毫不馬虎。

然後…
糖果把一碗大大的麵放在毛弟的面前,他驚訝的看著這碗麵,好大的、也有很多配料啊!毛弟看著糖果。

「吃啊,不是肚子餓了嗎?」

毛弟看著麵又看著她,「妳煮的?」
「不然呢?我買回來的!」

炎翊橙拿起筷子就吃著了。
糖果定定的看著毛弟吃著。

而毛弟也聽到幾聲『鼓』的聲音,糖果暗自把手放在肚子上。
是肚餓聲音耶~~

毛弟看著她:「妳在筱婕家都沒吃東西嗎?」
「有啊,只是都是只是少吃而已……」

炎翊橙嘆了口氣,起身去廚房拿多一對筷子又走回來。

「吃吧!」他說。

糖果接過他的筷子,和毛弟一起吃著那碗麵了。

TOP

二人甜蜜的渡過了這一晚,隔天,毛弟如常換上一身帥的制服,然後又如常的拍著糖果房門,「起床啦!」

糖果依然睡得死死的,毛弟又開門直接走近她的床邊:「吳羽婷,給我起床!」
糖果喃喃的道:「給我睡多一會兒嘛……」

炎翊橙瞇著雙眼:「要是不起來的話…」
毛弟直接掀開被子,然後直接躺在糖果身邊。

糖果感覺到有人睡在她旁邊,朦朧的睜開雙眼,好像看到毛弟……
Oh~是真的,毛弟的樣子越來越清晰!

糖果驚訝的喊:「你怎麼睡在我床啦?」

毛弟滿意的一笑:「妳醒了?」
糖果真的清醒了,氣著看他。

毛弟坐了起來,看著仍然躺在床上的她:「要是每天都懶床,我就每天來一次叫妳起床!」

糖果暗喊:「人家又不想一直睡…」
只是床好舒服嘛……

毛弟站了起來,冷道:「限妳十分鐘之內穿好制服後,給我下來煮早餐!」
糖果無奈的走向浴室,而他則下樓去了。

但是,糖果一在廚房煮早餐時,她又開開心心了,可以為毛弟做早餐,好滿足啊!

毛弟冷眼看著糖果,心裡想著的卻是『藍炎堂』裡的事。
到底那個阿本是什麼人?鮪魚查到了沒?

『聖英學院』
毛弟和糖果一起回學校,大家看著二人進來,紛紛喊著:「咦?學校王子和學校公主怎麼一起回來?是碰到的嗎?」

大家議論紛紛,讓二人一陣尷尬,毛弟就走了開去,去找鮪魚。

而糖果看著他的背影,這時,一輛轎車來到學校,筱婕下車後,看到糖果,跑了過去。
「糖果,妳在看什麼?」

「沒有啊!」糖果笑了一聲。

而遠處…洪詩則看著糖果的背影,心裡著。





洪詩…為什麼恨糖果?因為她搶了她喜歡的人的心,而她~洪詩,曾經對過毛弟告白,但遭到毛弟恨恨拒絕!

是什時候的事呢?

說來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那時的洪詩根本不是現在的美麗樣子,兩年前,洪詩是一個樣子很不顯眼的女子。

而她曾經跟炎翊橙是同班的國中同學,當時候毛弟一直封閉自己的心,不讓任何女子接近自己。

就算毛弟一直是學校的校園王子,他一直都是冷酷的,除了鮪魚,沒有人敢接近他。
那時的洪詩,因為愛慕著毛弟,想接近他。

在一次,洪詩見到毛弟一個人在樓梯間,她就上前跟他告白。
怎料,因為毛弟封閉自己的心,只是向著洪詩拋了一句:「抱歉,我不會喜歡任何人!」

說完,毛弟沒正眼看過洪詩則轉身回去。
洪詩看著炎翊橙的背影,心裡恨恨的。

她發誓,要把自己變得漂亮後,再次在毛弟身邊出現,讓他刮目相看。
於是,洪詩找到了阿本,認回這個失散的『岩克組』的哥哥!而阿本為了保護妹妹,答應幫她報仇!

但是,因為阿本混入了『藍炎堂』關係,知道了這位堂主為什麼要封閉自己的心,原因是一個女子~~吳羽婷。

阿本也讓洪詩來到英國的“Prince’s Kiss”擔任舞孃,想引起毛弟的注意!

而洪詩則看到糖果,就越來越恨。
阿本把這項任務名為“糖衣陷阱”,他要讓欺負妹妹的人,『藍炎堂』堂主及對『岩克組』在日本開始有威脅的『暗葵組』一拼剷除。

TOP

這邊的洪詩和毛弟有這樣的過去。



另一邊,辰爺也開始忙著,因為他相約炎亞綸來到唐禹哲的家,也是“暗葵組”的總堂。
辰亦儒一來,就看到卓文萱在照顧小薰了,他真的不明白炎亞綸為何約他去唐爺的家。

二人一看到彼此,就互看著對方很久。直到禹哲輕咳,「文萱,推小薰回去房吧!」

雖然小薰還是昏迷,但是禹哲也要讓她吸收陽光。
亦儒看著文萱的背影,禹哲說:「坐吧,別看了!」

辰亦儒坐在沙發上,問:「亞綸呢?」
「應該快到了吧?我也不明白炎爺為什麼找你在這見面?」唐爺問。

二人看著彼此後,敖犬從閣樓下來,一下來,門鈴被按,他去開門。
一開門,正是『紫炎堂』的堂主炎爺!炎亞綸和敖犬打了招呼後,看到禹哲和亦儒,便坐到二人身邊。

敖犬也坐過去了。

炎亞綸看著亦儒,終於說:「到底什麼事了?找我這麼急?」

辰亦儒先看了看禹哲,再細看炎亞綸,問:「我們是不是好朋友?」
炎亞綸簡單的說:「是啊!」

「那,如果是好朋友的話,我現在說的說話,你不要動怒!」辰亦儒道。
炎亞綸不明白,看著禹哲和敖犬。

「辰爺有話跟你說!有關『暗葵組』的!」禹哲說。
炎爺點頭:「說吧!」

辰亦儒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他是警察身份,而眼前三人是黑道上的人,偏偏他和炎亞綸是好朋友……

炎亞綸又道:「辰爺,快說,吞吞吐吐的不像你!」

辰亦儒唯有坦白:「你是炎翊橙…“藍炎堂”堂主的哥哥,這事你有權知道!」
「毛弟?」炎爺淡淡開口。

「你有聽過日本的『岩克組』嗎?」辰爺點頭。
「知道!」炎爺問:「關毛弟什麼事?」

「『岩克組』的太子爺千葉本已經來到台灣,你和你兩個弟弟要小心,而且聽說他可能混入了『藍炎堂』裡!如果你看到你弟弟,告訴他小心一點!」

炎亞綸深思著,「我知道了!」


唐禹哲說:「炎爺,如果要我和敖犬幫忙,立即出聲,我們兩個會出現的!」
炎亞綸問:「你不用理小薰了嗎?」

突然,二樓大喊著,大牙衝了下來,邊喊:「二哥,二嫂她…她……」
唐禹哲急問:「大牙,小薰怎麼了?」

「二嫂醒了!」

唐禹哲立即奔上樓,去看小薰。
辰爺、炎爺、敖爺和大牙也上去了。

房內,小薰的眼睛攸攸睜開,在幫她拭汗的卓文萱看到,「小薰?妳醒了?」
大牙看著小薰:「我去下面告訴二哥!」

這才大牙衝下去找他們。

當唐爺進來後,他看著已醒過來的小薰,文萱讓位,讓唐禹哲坐到她身邊。
「小薰!」禹哲說。

大家也進來了,看著小薰,只見小薰一直看著禹哲,眼神迷濛。
久久後,才道:「你是誰……」

禹哲一頓,炎亞綸、大牙、辰亦儒、敖犬又一呆,「怎麼回事?」敖犬問。

唐禹哲害怕的說:「小薰,妳怎麼了?妳不認得我?」
小薰搖頭。

大家傻眼了。
唐禹哲看著文萱:「妳是看護,妳知道怎麼回事嗎?」

卓文萱看著大家,當看到亦儒的時候,又逃避了他的眼神。
「我想…先送她去醫院看看吧!」

唐禹哲唯有點頭:「只好這樣吧!」

於是,大家送小薰進醫院,到底小薰醒來後,為什麼會這樣呢?


結果出來了,小薰得了局部失憶症。
小薰記起炎亞綸、辰亦儒、敖犬、大牙,就是忘記了唐禹哲。

而剛照顧了幾個月的卓文萱,因為小薰之前昏迷了,對文萱毫無印象。

唐禹哲對於小薰的失憶,實在傷心欲絕,好不容易等到她醒來,卻……
我去記憶了,忘了他,但又記起其他人。

卓文萱淺笑的說:「我推她吧!」
小薰坐回輪椅,然後,禹哲看著她們的背影,辰爺拍著他的肩膀:「兄弟,一起走吧!」

唐禹哲勉強一笑,點頭。
二人回頭看著敖犬、大牙和炎亞綸。

「大牙,敖犬,你們兩個怎樣了?」禹哲毫無生氣的說。
「二哥,我們陪你們回去!」大牙道。

「堂主,走吧!」敖犬道。

辰亦儒看著炎亞綸,「你呢?去找毛弟嗎?」
炎亞綸點頭。

然後,各自拖著沉重的心情走了。

(絕無僅有 by 唐禹哲)
天微微放晴了 雨開始沉默了
那路口是左還是右 下一站是那頭
我疲憊的溫柔 或許正在遺漏
尋找藉口 裝低著頭 要想什麼理由
你總會在我難過的時候
小心把我快樂拼湊
那微笑總有陽光味道充滿在我胸口
就抱著你絕不放手 讓幸福只為你停留
你是我的天使 我的唯一
我的絕無僅有
就抱著你絕不放手 讓快樂圍著你而走
我會用我的所有 完完整整的愛
來永遠為你守候

這正是唐禹哲對小薰的感覺~雖然曲折重重,卻『黑炎堂』堂主唐爺仍是深愛著小薰。
他一生一世承認的妻子。

TOP

第四章

毛弟回家以後,糖果已經在家了。
糖果從閣樓看下去:「你回來了?」

毛弟抬頭看了她一眼,只是點頭,沒有任何言語就往廚房走去了。

他開了冰箱一看,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毛弟皺眉頭,「冰箱沒有食物了嗎?」

糖果下樓,往廚房走去,看著冰箱,「真的耶,那今天晚上怎麼辦?」
「買回來啊!」

糖果看著他一眼,毛弟已經想出門了。
她拉著毛弟的手:「你要去哪啊?」

「開車出去買菜啊!」毛弟說。
「不用開車啊,反正很近,我們搭捷運吧!」

毛弟傻眼的看著糖果,捷運?!有車不用坐捷運?!
說著,糖果已經挽住毛弟的手出去了。

很快的,二人已經來到市中心的超級市場了。毛弟負責推車,而糖果看著架上琳瑯滿目的商品,很高興的『掃貨』。

毛弟看著車中的東西:「有必要全部都買嗎?」

糖果邊放東西邊說:「要的,你也出來了,多一雙手買多一些東西嘛!」

「我們沒有汽車耶!」他提醒著她。
「也一樣啊!」糖果喊。

毛弟無奈看著糖果開心的『掃貨』。

超級市場的另一行中,吳思賢(外號:小樂)推著車子也買東西,他顯然不知道當一個轉角位時候,會遇上某人……

結果,真的相遇了。

糖果看著毛弟時候,小樂抬頭就看到糖果了。
他輕輕喃道:「糖果?」

糖果聽到熟悉的聲音,抬頭看著小樂,一呆,「小樂……」
毛弟看著二人,他們認識的嗎?

炎翊橙很明顯發現小樂跟吳羽婷是認識的,而且彼此之間的關係還非常密切!
到底二人是什麼關係?!

這讓毛弟很想知道!
小樂看著二人,「原來妳在英國找的人是他?」

糖果無言了。
毛弟也驚訝極了。






原來小樂跟糖果之間有著不可告人的過去,二人在英國時候是對戀人身份,是糖果騙了小樂,說要去找好朋友,怎知道她和毛弟一起回來台灣了。

小樂和糖果的戀人關係還未結束,糖果決定一直隱瞞下去。

毛弟一直不知情下,繼續跟糖果在一起。

毛弟問:「他是誰啊?」
小樂想什麼:「我是……」

「他是我在英國的朋友,叫小樂!」

小樂受傷了,什麼時候變回朋友關係了?!他不知道啊!
毛弟看著小樂的表情,毛弟的表情冷靜得可怕!

「毛弟,我們買完了吧,回家去!」糖果挽著毛弟的手離開了。

留下可憐被冷落的小樂在原地,秋風吹著!

毛弟、糖果二人拿著幾袋東西,在等捷運。
炎翊橙一直沒有問她跟小樂的關係。

當二人上車後,二人一起坐著。
毛弟和糖果一直無言以對。

但因為車程有幾個站關係,糖果竟然睡著了,頭躺在毛弟的肩上。

炎翊橙側頭看著她,雖然有很多疑問,卻被她的行動而帶起笑容了。
路程雖近,卻很甜蜜。










另一邊箱,炎翊橙去了炎亞綸的屋子那裡。
而二哥炎勝翊也來到這裡。鬼鬼和曉星則趁此出去逛街。

三兄弟看著兩個姐妹出去後,亞綸才看向毛弟。
而王子也是。

「你們怎麼一起看著我?我身上有多東西嗎?」毛弟去檢查自己。

王子和亞綸互看一眼,亞綸道:「『黑炎堂』唐爺有跟你聯絡嗎?」
毛弟搖頭:「沒有,怎麼了?」

王子也道:「你身為『暗葵組』的『藍炎堂』堂主,對於堂內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了?」

炎翊橙不爽的看著二哥:「你是什麼意思?」
王子道:「只是提醒你!」

「提醒什麼?」毛弟追問。他的臉變得異常冷酷了。

炎亞綸喝了一口『焦糖咖啡』,淡淡的道:「身為堂主,本應對組內的事要瞭若指掌,但是自從糖果回來後,你好像沒有以前般冷靜了!」

毛弟無言了。

王子這才正式告訴毛弟:「唐爺沒有告訴你,小薰醒來了,只是失去對唐爺的記憶!」
毛弟這才看回兩個哥哥:「失去記憶?怎麼一回事?」

王子和亞綸這才講述有關禹哲和小薰的問題,當然也包括亦儒和文萱的問題,因為是亦儒告訴炎亞綸有關日本的『岩克組』的事……

毛弟邊聽深思著,炎亞綸說:「我從辰爺那邊得知日本的『岩克組』的太子爺已經混入了『藍炎堂』了,他的名字叫做千葉本,辰爺在警方那邊一直跟著『岩克組』這個線索的!」

毛弟深思著:【千葉本?!】

王子也道:「我們兩個也想你恢復以往的冷酷,要小心一點!」

炎翊橙這才一臉冷酷的看著兩位哥哥:「謝,我想我知道辰爺所說的千葉本是誰了!」
炎亞綸揚起微笑,看著三弟的臉,一場好戲快將上影!

TOP

毛弟已經知道阿本的真正身份,他不想太快拆穿阿本,故意繼續讓他留在自己身邊。

另一邊箱,毛弟和糖果之間出現問題了。
自從在超級市場出現小樂後,糖果的心一直心神恍惚的,讓炎翊橙懷疑糖果了。

暗中調查之下,竟發現她跟小樂關係是『男女朋友』,更沒有真正分開。
糖果是背著小樂來找自己。

炎翊橙和吳羽婷開始冷戰了。
在屋裡,二人無言,也不想見到彼此。

終於,炎翊橙變回真正的自己,那個屬於冷酷的一面,也是『紫炎堂』炎爺和『白炎堂』王子道出的問題所在。

『藍炎堂』發生事了。

他駕著自己的mini-cooper回到『藍炎堂』中,鮪魚一見堂主回來,躬身道:「堂主,這麼晚還回來?」

毛弟冷冷的道:「沒有事就不用回來嗎?」
鮪魚被炎翊橙的『冷氣』所冰凍中,很久沒見到堂主如此了,難道毛弟堂主的冷酷一面要回來了嗎?

毛弟一進內堂,問鮪魚:「鮪魚,你是堂內殺手,堂內有沒有奇怪的事發生,例如……有組織的兄弟是臥底啊?」

冷峻的外表,讓鮪魚寒心中。
「有……」

「帶那人進來,對了,阿本呢,順道叫他進來!」
鮪魚點頭後出去了。

這時,毛弟的電話響了。
他接過電話後,對方傳來熟悉的聲音:「毛弟啊……」

是張悅琪媽媽。

毛弟又變回乖乖的一面:「媽,妳怎麼打來啊?」
「想念你啊,對了,什麼時候回來家裡吃個飯,我已經約了你的兩個哥哥了!」

毛弟雖然知道媽媽不會見到他笑。
還是道:「媽,我會跟他們聯絡後,一起回去的!」

「你說的啊,我等你們三個…不,連你兩個嫂子和糖果!」
毛弟的嘴一扯:「再約吧……」

毛弟掛上電話後,又變回冷冷的樣子。
這個媽,常常在不適合的時候打電話來!

門被拍著,鮪魚帶著臥底進來,阿本跟在後。

鮪魚道:「堂主,人已經帶到!」
毛弟看著跪著的人:「你是臥底嗎?」

「我……我………」

阿本看著毛弟,他的樣子超冷酷,冷峻得可怕!

毛弟又問:「你是…日本的『岩克組』的人嗎?警方辰爺所追的日本組織的臥底嗎?」
「我……」那人想偷看阿本,毛弟看著他的眼神。
原來是真的!

這個人是臥底,但是最大的臥底是阿本…不,是千葉本!




千葉本故意不看他,但是,毛弟深明一切,露出一聲嘲笑。
「你在看哪啊,臥底先生?」

「……」臥底被毛弟的寒氣所迫,無言以對。

阿本試探的問:「堂主,你想怎樣對付這人?」

「對付他?」毛弟不茍言笑的看著阿本,他真的沒想過如何對這臥底耶。
他看著阿本,「你是『藍炎堂』的師爺,阿本,他是日本的『岩克組』組織的人,你倒說一下,要怎麼對付這個人呢?」

阿本一呆,這個『藍炎堂』堂主是故意的嗎?還是,他知道了什麼,故意試探自己?!
不……不可能,阿本先定了定神,他問著:

「堂主,你要如何做呢?」

毛弟看了一眼阿本,再看著鮪魚:「鮪魚,你是殺手,你說!」
鮪魚看著毛弟的眼神,好冰冷啊。

「既然他是臥底,以堂主的規定,堂內有任何臥底的話,殺無赦!」鮪魚道。

毛弟點頭,深思著。
「好,既然如此……」他要鮪魚拿出手槍。

毛弟把手槍指著臥底,阿本已經一呆,他來真的?!炎翊橙來真的?!
毛弟已經按下板掣。

槍聲一響,臥底已經倒下,毛弟依然面不改容。
阿本看著自己組織的人死去,驚訝極了。

炎翊橙是個瘋子,『暗葵組』的每個堂的堂主都是瘋子,因為阿本曾經試過派人暗中偷襲『黑炎堂』堂主唐爺、『紫炎堂』堂主炎爺、『白炎堂』堂主王子,都被三人所殺,他們每個人都是瘋子!

然後,毛弟的手槍指向阿本,阿本喊:「堂主,為什麼指著我?」

剛來到的洪詩赫見自己的哥哥被毛弟用手槍指著。
「堂主……」

阿本看著洪詩,然後,毛弟喊:「日本『岩克組』的太子爺,千葉本,原來做最大的臥底的是你啊?」

阿本一驚,見事敗,就急忙要脅洪詩,毛弟、鮪魚一驚。

阿本悄悄在洪詩耳邊喊著:「妹,我已經事敗了,妳代我繼續留下來,幫我做內應!」
洪詩小聲的道:「我知道了!」

阿本推了她一下,往鮪魚方向推去。
自己則逃離『藍炎堂』。

毛弟也放下手槍,看著洪詩的身影。

TOP

『聖英學院』,這天,筱婕依然坐在她的轎車中上學,然後,她在學校門口停下來。

大家的眼光又追隨著這個可愛又漂亮的“神話集團”的大小姐了。

另一邊,毛弟、鮪魚和糖果結伴而來,雖然毛弟和糖果還是見面而無語,但媽媽說要照顧她,於是毛弟還是等著她一起上學。

「不止筱婕大小姐回來,連學校的王子毛弟和學園公主糖果也一道回來!」某人喊。
「哎呀,毛弟和糖果好配啊………」

「筱婕大小姐也好漂亮!」某人又喊。

筱婕和糖果一起走著,而毛弟和鮪魚就在後面走著。
四人都不知道洪詩在人群中看著,她心裡恨著。

【可惡,把我的阿本哥哥狠狠的趕走,而且你們還在那邊若無其事的走著,哼……】洪詩看著糖果身邊的筱婕,腦海裡想到了什麼……

她記得阿本曾經跟她說過,“神話集團”的大少爺,警方的『辰爺』一直追尋他在日本的線索……
這個辰筱婕好像是那位『辰爺』的妹妹吧?!

洪詩的嘴上揚了,她想到什麼好計劃?!

當毛弟、鮪魚、糖果、筱婕、洪詩回到課室後,上課鈴聲也響了。

大家這才安靜回去坐回椅子上。
糖果、筱婕坐在一起,隔離一行就是洪詩的座位,而毛弟和鮪魚則坐在最後面。

老師走進來後,「各位,坐好!今天有個轉學生來到我們這一班!」
「什麼?是女生還是男生?!」

大家紛紛議論!
「安靜,現在我們請這位轉學生進來吧,吳同學,請進!」

然後,一個身穿制服的男生,帥氣且有型的走進來。
「是個男生耶!」

毛弟一看這個男生的臉孔,就不悅了,直盯回糖果,看著她的反應。
「帥哥耶!」筱婕看著糖果。

糖果這才看著進來的男生,她一呆也驚訝……毛弟看著。
「小樂?!」

是的,帥哥正是小樂,小樂竟然也讀『聖英學院』了。

至於洪詩,她的眼神一直盯住筱婕,她是『辰爺』的妹妹,所以洪詩才不管什麼小樂來讀書,洪詩要的人現在只有兩個,一個是毛弟,另一個則是“神話集團”的大小姐,筱婕!


之後,這位型格大帥哥-吳思賢(小樂)很快在『聖英學院』做成很大的效應,很多女同學都喜歡上這個小樂。

毛弟的『學園王子寶座』有點動搖,炎翊橙從不介意什麼學園王子的,都是他們說,他有承認嗎?!

但讓毛弟真正不悅的是,小樂和糖果的關係,他知道二人在英國時候本是情侶關係,是糖果……她丟下小樂去找自己,才讓小樂從英國回來台灣找糖果!

為什麼糖果要隱瞞她和小樂的關係?!

而且,小樂也經常找糖果,本來就是情侶了,小樂找她也好正常。
糖果也接受回小樂了。

鮪魚在旁看著堂主這個樣子,心痛不已。
明明好幾個月前,堂主不會因為任何感情事而這個樣子。

因為『暗葵組』『藍炎堂』堂主毛弟是個深不可測,在黑道上不知道他真正樣子的人!
現在也是,好多人聽過毛弟的名字,而不見他真正的樣子!

鮪魚想著:【經過這件事,堂主更加變回當初那個殺人不眨眼、深不可測的『藍炎堂』堂主了吧?】

是的,毛弟又變回那個樣子了。
應該說……毛弟一直有變過嗎?就算糖果回來,他在堂內對兄弟也是一個樣子,嚴厲且酷的!

只是,現在的毛弟變得更加冷酷而已!

毛弟眼見小樂和糖果成一對,洪詩在旁看著,知道她的計劃來了。
她要趁機而入,走近毛弟。

「堂主,今天放學後可以和我去看電影嗎?」洪詩小聲問。
毛弟看著洪詩,答案是:「當然可以,放學後我等妳!」

洪詩一呆,不是像以前被他拒絕,而是答應。
洪詩趕忙笑著道:「嗯!謝謝你!」

此刻的笑容,洪詩是出於真誠的,因為毛弟不拒絕她,幾年前,毛弟曾經狠狠拒絕了她,讓她傷心著,聽著這次的回應,洪詩笑得好真!

毛弟也不為有意,繼續和鮪魚聊著。

而洪詩則走到筱婕身邊,跟她說了:「筱婕,毛弟今天和我看戲耶!」
因為洪詩和糖果在英國當過舞孃關係,變成好朋友,而在台灣,也一起認識了筱婕了。

只是,洪詩的接近到底是有意還是無心?!
筱婕啊……妳要認清啊!

連續幾個星期,炎翊橙都留在『藍炎堂』很晚才走,而且他的樣子比平常更嚴厲幾倍。
「你們怎麼搞的?」毛弟看著堂內亂糟糟的情況。

「我沒來幾天,你們給我放輕鬆嗎?」毛弟喊。
大家無言。

炎翊橙看著鮪魚:「鮪魚,你看緊他們,明天以後還這個樣子,每人給我跳五百下“青蛙跳”!」
五百下……大家傻眼。

「是的,堂主!」鮪魚道。

炎翊橙步出『藍炎堂』,駕著車子往城中心去。
他戴回眼鏡,變回斯文裝扮。

突然,後方有人追車,追的不是他,而是另一部車子,毛弟透過倒後鏡看著車子追逐戰。

只見一架跑車被幾部車子追著,跑車已經很快,後方的車子還是追著。
毛弟冷眼看著。

他認得車牌,正是白道和黑道人人怕著的『辰爺』專屬車子。
毛弟有興味的笑著。

辰亦儒的車子被追著,他越過毛弟的車子,然後後方的車也越過毛弟的車子。

很快的『辰爺』的車子停了,因為他被三架車子圍著。
車子裡的人下車,他們手上拿著武器。

車裡的辰亦儒看著他們,而毛弟也把車子停在一旁觀看著。
他打算冷眼旁觀嗎?

辰亦儒下車了,拿著武器的人以日文喊著:「辰爺,你走不掉的啊,今天是你的死期!」
辰亦儒笑了,淡淡的用日文回應:「是嗎?我追你們已經兩年了,你們都沒有辦法怎樣,今天會把我怎樣嗎?」

毛弟聽得明白,他和炎亞綸和炎勝翊一樣,多國語言也懂得,日文也是其中一樣!

「我們『岩克組』的人你都敢惹,就算你是警察,今天我們兄弟這麼多,你會輕易退場嗎?」

辰亦儒眼見他喊出更大的兄弟出現,『岩克組』的人從四方八面出來,手上拿著武器。
辰爺看著四周,心神一凜。

毛弟看著辰爺:「辰爺,你會怎樣出手呢?」

『岩克組』的兄弟們為了幫太子爺復仇,什麼也會做。
「是千葉本派你們來的嗎?從日本來到台灣?」辰亦儒問。

「廢話,你讓太子爺這樣,兩年前你破壞了太子爺的地下集團,太子爺一直恨著,來到台灣,再加上『暗葵組』的『藍炎堂』堂主的破壞,你們台灣的白道和黑道都是不好!」

辰爺笑了,哈哈大笑著。
「你笑什麼?」

「是你們太子爺千葉本技不如人,怪誰?怪我還是怪『暗葵組』的幾位堂主?」辰亦儒道。
「『黑炎堂』堂主唐禹哲、殺手敖犬,『紫炎堂』堂主炎亞綸、殺手汪大東;『白炎堂』堂主炎勝翊,殺手小傑,你們太子爺派的人都是被他們所殺,你猜就算今天只有我一人,你們有沒有可能離開這裡呢?」

『岩克組』的人你眼看我眼。

然後……「不用上當,大家動手吧!」
大家衝著辰爺而去,辰亦儒那會怕,身手矯捷,在學堂已經擁有黑帶的跆拳道了。

只見辰亦儒笑了一聲,已經對其中一人輕易的打中一拳。
那人倒下,之後幾人也是如此。

炎翊橙在車中看著,「原來是跆拳道黑帶啊!」
毛弟下車,倚在車邊看著辰亦儒出手。

對方是有武器的耶,辰爺竟輕易的解決了十幾人了。

毛弟開始忍不住想行動!
當辰亦儒對付著四十幾個兄弟時候,一個人影在遠處喊著:「辰爺,一個人玩著,會很悶的耶!」

大家的眼光看著來人,一條長黑影在地上,毛弟慢慢走出來。
辰爺喊:「是你?」

「你是誰啊?」某人以日文喊。

「你不認識我嗎?」毛弟以日文說。「你們剛才除了說辰爺以外,好像有說過『暗葵組』啊……」

「你是『暗葵組』的人?印象中沒有你!」
「所以說,你不認識我,我可是你們太子爺口中要恨的人耶!」毛弟說。

「你是……『藍炎堂』的…堂主?」
毛弟和辰爺一起笑著。「正是!」

『岩克組』的所有人為之被冷風吹過,因為辰爺和毛弟的笑容很冷!

「辰爺,你猜我們兩個會打倒多少人?」毛弟問。
「以我和你的實力,全倒!」辰亦儒道。

呵呵~多麼自信的答案,那又是,兩個同樣是跆拳道黑帶的人走在一起,他們會不倒嗎?
只是對方有武器……

於是,二人展開“屠殺”的大行動,二人合力的把『岩克組』打倒。
但是,某人不小心受傷了……

正是『藍炎堂』堂主毛弟,他被對方以刀傷了。
炎翊橙暗罵一聲後,把他殺了。

接著,這時警車聲音傳來,辰亦儒道:「脩來了!」

脩,陳德脩,是警察的能幹人士,也是辰爺的左右手,外號:脩少。
白道的人對於他的名字都是敬重萬分。

脩趕來,把一行人都捉住了。
脩看著辰亦儒:「辰爺,我來晚了!」

「不是,脩,來得正好,如果不是,我們兩個不知對付多久!」辰爺道。

脩看著辰爺,「那……他怎樣了,臉色不太好!」
脩指著炎翊橙。

「我沒事……」毛弟硬撐著。
「脩,你先把他們帶到警察局,這邊交給我!」辰亦儒道。


脩點頭,帶著所有人回去了。

「毛弟,你怎麼了?」辰爺道。
毛弟看著自己受傷的左手,流著血。

「要回去家裡嗎?你的本家還是你自己的家?」

炎翊橙搖頭,他不想糖果擔心,雖然她已經和小樂……
回本家更不可能……媽會擔心死的!

「那去『黑炎堂』那邊、還是總堂?」辰爺又問。

毛弟終於講出答案,雖然去那裡,那個嫂子會告訴她的小妹……

「『紫炎堂』堂主的家!」
大哥的家,又是辰爺的好朋友,應該沒問題!



炎亞綸的家,這個晚上,被一個白道和一個黑道湊著熱鬧!
開門的正是曉星。

她皺著眉頭,因為她的學長辰亦儒扶著受傷的炎翊橙來了。
「曉星……」亦儒道。

炎亞綸在廚房煮東西,問:「小星星,是誰啊?」

「是辰爺和毛弟!」曉星說。
亞綸出來,就看到已經進門的二人。

炎亞綸看到炎翊橙的手受傷了。
「到底發生什麼一回事?」炎爺問。

然後,曉星幫毛弟包紥傷口,炎爺冷眼看著來到自己家的二人。
「快說吧,辰爺!」

辰亦儒看著好朋友炎爺,「本來是追我的車子……」他開始把『岩克組』的人追著自己,然後又惹上炎翊橙的經過說了一遍……

毛弟的臉被曉星盯死了,曉星問:「小妹知道嗎?」
指著糖果……

毛弟搖頭,曉星用力的包紥著:「不告訴她嗎?」
「她有了小樂……」

他的語氣無比無奈……
炎亞綸看著曉星:「小星星,別再問了!」

曉星包紥完傷口,「好了!」
「你不敢讓糖果知道你受傷,也不想煩著禹哲和王子,就找我這裡嗎?」炎亞綸問。

炎亞綸的冷漠,讓毛弟不知道如何回話。
天啊,大哥被他更酷好嗎?大嫂怎麼會讓他軟化的?!

「是的,哥!」毛弟說。

TOP

第五章

「你們看來已經給『岩克組』盯死了,不...是整個『暗葵組』都被盯死了,接下來,你們打算怎樣做?」炎亞綸問。

「炎爺,你看來有計劃了吧?」辰爺看著炎爺。
只見『紫炎堂』堂主炎亞綸帶著一點笑容。

「哥,說出來聽聽吧?」

炎亞綸看著辰亦儒,「辰爺,你到底如何知道日本的『岩克組』的?」

辰亦儒想起兩年前的事情....

那個時候,卓文萱離開自己不久,辰爺也剛好被曉星陪著。
有一段時候,警方那裡知道日本的黑道組織,『岩克組』正好在日本有點混亂。

因為『岩克組』的老大被人暗算,受了重傷。
而太子爺千葉本,正好計劃在他的地下集團想崛起,而在他老爸受傷時候,與他吵架....

吵架時候,被“辰爺”和“脩少”暗中調查,所以,兩位警察派著白道人士追著『岩克組』太子爺千葉本兩年了。

兩年前,本已崛起的地下集團,被“辰爺”和“脩少”徹底查封。

所以,千葉本才恨著辰亦儒。

『岩克組』想報仇,起因是辰亦儒,另一原因是因為,『暗葵組』在日本的勢力開始坐大,也漸漸威脅到日本的龍頭組織--『岩克組』,這使『岩克組』的老大--千葉貴一來說,是無法原諒的!

於是,千葉本趁著妹妹洪詩被毛弟欺負的機會報仇了。

而辰亦儒和陳德脩,也調查著阿本和洪詩旳關係到底是什麼...

辰亦儒還是調查當中,因為他和脩只知道...阿本有個妹妹...只是好像已經死去了...
洪詩不會是吧?!

辰爺只告訴炎亞綸和炎翊橙知道,『岩克組』和『暗葵組』的恩怨,而關於洪詩和阿本的事,他不提起...

反正沒清楚的事實,不能說出。

炎亞綸的眼光變得銳利,「沒想到處理完『龍崎組』後,又要處理『岩克組』,這次針對的是『藍炎堂』!」

毛弟一直沉默。
看來,這個弟弟正在組織一下如此辦事了。

「毛弟,你受傷的事必須讓糖果知道,她會擔心的!」炎亞綸不想氣氛那麼糟糕,就緩和氣氛。

毛弟只是點點頭。
曉星還叮囑別讓小妹擔心的話。

至於,炎爺則看著辰爺,他相信辰亦儒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道出。


待毛弟回去自己的家後,就看到糖果在大廳,她不知道毛弟受傷了,因為毛弟用外套蓋住傷口。
「你…回來了?」糖果問。

毛弟點頭,他還是不想告知她受傷的事。
糖果又看著他:「毛弟,我有話要跟你說!」

「妳說吧!」
「我跟小樂已經又再一起,所以,我住在也不方便了,我想…搬出去!」糖果道。

毛弟看著她的臉,一直都是平靜的!
吳羽婷怎麼可以這麼平靜?所以說…小樂回來,她可以什麼都忘記?!

他和她之間……
也罷……反正他也不想糖果在這個報仇行動中有什麼事。

「妳喜歡就好!」毛弟說完回房去。

糖果看著他上閣樓,真的什麼都完了嗎?

終於,幾天後糖果收拾東西搬出去,但是不是回自己吳家那裡,而是去曉星和炎亞綸家。
「糖果?!妳怎麼來了,行李………妳和毛弟……」曉星問。

「二姐,不要再問了,不關他的事!」糖果道。
曉星看著丈夫,炎亞綸看著糖果。

「糖果,妳就先住在這裡吧!」亞綸道。

「謝謝你,二姐夫!」糖果道。



小樂和糖果天天在學校都是甜蜜相處,讓毛弟真的痛苦萬分。
但是,又可以怎樣,這是他自己選擇的。

每天回到自己的家,都是黑暗的。
一上到二樓,糖果的房間,都是黑黑的……

他每天都開著那扇門,那扇屬於糖果的房門。
開著燈……

少了她的房間會是怎樣?!
東西仍在,卻少了她……毛弟感到格外空虛。

躲在少了你的房間
兩眼無神的靠在窗臺邊
不知過了多少晝夜
空氣少了你的香味
卻多了一封你留的信件
說要給彼此些空間
我知道我不成熟
逗你開心讓你沒煩憂
但現在再多都沒有用

“少了妳的房間 BY LOLLIPOP”

原來,他是放不下糖果,但是,成全她應該會對她好吧?!
毛弟關上門,回到自己房內。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