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古時代的一種刑罰「打板子」

古時代的一種刑罰「打板子」

古時代的一種刑罰「打板子」就是打屁股,這其中深有殊異。
要執行任務的衙差,拾起縣太爺擲下的打板子簽子(命令)後,
由兩個差人將受刑人按住,或者綁在長條形的木凳上,再由兩個差人舉起「王法」
(又稱「法棍」,用竹片做成,約十公分寬、兩百公分長),一邊烤打,
一邊有節拍地高唱,叫「唱數」。唱詞如:
「一二三四五,皮肉受點苦,六七八九十,回去坐上席,再打二十板,郎中搶飯碗。」

這些唱詞,是一代代相傳下來的,有的卻是由執刑差人臨時胡亂編湊的,
完全沒有什麼意思,不過是助助「法威」。

若犯人為姦盜之徒,唱詞又有所不同,打通姦唱的是:
「昨夜摟著小嬌娘,今天騎馬上法堂,屁股挨了幾十板,看你通姦不通姦。」

打盜竊者唱的是:
「為非作歹做強盜,人人見了殺千刀,如不重打幾十板,平民百姓氣難消。」

唱時有拍節,可以反覆唱念;打有舞蹈動作,打與唱合拍,所以打數就不會錯。
想想當時在法堂上的情景,一邊是受刑人叫喊聲、求饒聲,一邊是執刑人的唱歌聲,
交替著痛苦與唱和,殊異非常。

在縣太爺的案桌上,放有四個籤筒,每個籤筒上寫有一個字,四個合起來就是「執法嚴明」。
其中「執」字籤筒內插著一大把捕捉籤,其他三個籤筒內的籤子,分別為白頭籤、黑頭籤、
紅頭籤三種。白頭籤每籤一板,黑頭籤每籤五板,紅頭籤每籤十板;花招就出在此籤上。

若縣太爺擲下四十支白頭籤,雖是四十大板,打完後,皮肉白淨如昔,立即可以行走。
同樣是四十大板,如果是八支黑頭籤,卻要打成「傷膚,兼旬癒」。擲下的若是四支紅頭籤,
那可不得了。受刑人被打後、皮開肉爛、甚至骨裂、痛苦不堪。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