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毫無指望

毫無指望

“法官,”被告從被告席上站起來喊道,“難道審理我的案子的陪
審員全都是女的?”
“別吭聲。”律師低聲地說。
“我不想沉默,法官,我對我的老婆了知指掌,尚且瞞不過她,這
兒竟有12個陌生的女人要我認罪!”澎湖民宿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