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汪洋中的一條船---第6~10篇

汪洋中的一條船---第6~10篇

汪洋中的一條船---第6~10篇

第6篇----老人與猴子

  祖父被人抬走後的一個傍晚,當我與媽在殼倉下撿地瓜簽堛甄曭垣氶A有個老年人推著一部腳踏車。車的前面載著一隻猴子,後面放著一個小木箱,推到我們的身旁時,將車子放妥。把眼鏡拿下來,一直看著我的腿。我趕快爬到母親的背後,抱著她的頸子,深恐被他抓去。當時那隻猴子正拿著一根香蕉吃。香蕉給我的誘惑太大了,因為我小的時候,從來沒有錢買零食。如果想吃點心的話,只好選一些小地瓜,放在爐堹N。所以香蕉給我的魅力很大。老人可能洞穿我的心意,就從小袋堮野X一根香蕉給我,我躊躇著不敢接受。媽媽說:「別怕,他是好人。」於是媽媽接過下給我。吃完後,我一直看著那隻猴子。牠穿著一件綠色的上衣,紅色我裙子,頭上還戴著一頂小花帽,純粹是一身走江湖的打扮。我問老伯說:「牠是人還是猴子呢?」他說:「你猜呢!猜中了,就給你一根香蕉。」實在很難猜,因為我從未見過這種怪物:「手上有毛,眼睛紅紅的,也穿人穿的衣服。」我靠近猴子,然後問:「你要吃地瓜嗎?」牠沒作聲。很像聾子,又像啞吧。我以手碰著牠然後說:「地瓜給你吃好嗎?」牠還是沉默不語,只瞅我一眼,並把手上的香蕉遞給我。我肯定的說:「牠是人!」他又把手伸到袋子堨h,取出一根香蕉來給我。我很得意,以為猜中了,想不到等我把香蕉吃了,他才說:「你猜錯了,牠是一隻猴子。可是你很聰明,照理牠應該是人才對,因為牠很伶俐,是一隻訓練有素的小猴子。」

  他和媽媽講了許多話,我只記得媽媽告訴他,我的爸爸不在家,要到晚上才回來。他一直坐在殼倉旁的竹椅上。晚飯就在我家吃的。吃飯時,他曾經告訴我的爸爸說:「像他這種人,最好讓他到外面奔跑奔跑,或許更有幫助•••」我看到爸爸點點頭。

  那晚,我很早就上床。上床之前我還看看那猴子,牠竟然懂得把手放在眉頭,向我道別哩!當我迷迷糊糊之際,母親推門進來,好像滿腔我話要告訴我。但當她摸到我的頭時,突然把身子轉過去。我叫了出來:「媽!妳在哭嗎?」「沒有•••。」「不啦!媽妳為什麼要哭呢?」我最怕媽媽哭的了,不知怎的,媽媽如流淚,我的心就很痛。她恐怕忍不住悲哀,所以速將被單幫我蓋上,然後急忙地離去了。

第7篇----流浪(上)

  第二天,當我醒來時,一看,糟糕了!一切都變了。天花板是那麼潔白、牆壁、窗戶都是那麼那麼美麗。那媢釦畬a呢?看看牆壁、貼滿著美麗的圖畫。有西瓜、香蕉、人頭、風景都維妙維肖。我在作夢吧?這是什麼地方呢?我爬起來一看,身邊竟躺著昨天那位老人。那猴子也正睡在老人身邊。我想,怎麼會跟他們睡在一起呢?是被他們偷抱來的呢?還是父母將我送給他呢?或是像姊姊所說的被「摸頭顱的騙子」拐走的呢?聽姊姊說,有一摸頭顱的人,他們用手往孩子頭上一摸,那孩子就會迷迷糊糊跟著他們走。最後,走到適當我場所,就把小孩子的心肝挖出來•••。想到這堙A我驚惶失措的號哭了,他醒來了,很溫和的說:「乖孩子!別哭!我會買許多好吃我東西給你吃,許多新衣服給你穿,還要教你唸書,寫字•••。」我搖著頭喊:「我不要!我要媽媽!我要回家。」他笑著說:「你瞧!連我們的麗麗都在學你呢?」我看看那猴子,果真把兩隻發毛的左右手擺動著,頭也不斷地搖著,我差一點笑出來。後來,他用種種我方法使我忘了家,忘了哭泣。使我喜歡跟他一道兒去賣藥。當然啦,首先那幾個夜堙A我一直沒有睡好。後來,由於趙老伯的確很疼我,麗麗也相當有人性。所以,我認命了。

   這天,他又把袋子、箱子、手扙等器具放在車上,再抱我坐在箱子上。然後載著我們,經過一片綠油油的田野後,來到一個桑竹密佈的鄉村。我們在一顆榕機下停了下來。把箱子擺在機幹旁,我坐在箱子邊,他用手扙敲著鑼。不久,觀眾三三兩兩地圍攏來。第一次見到那麼多人,我大哭了一場。但他一直哄著我跟他合作,不要流淚。我忍了好久,才把抽泣聲壓了下來。他與麗麗賣力地演著,觀眾們越來越多。當演到最精采的時候,趙老伯要我打開箱子,拿出那些貼有猴子標記的瓶子。一拿出來,大家你一瓶我一瓶地搶購著。不多久,賣了好多錢。散場後,老伯很是高興,摸摸我的頭說:「很成功!走吧!我帶你買新衣服。」於是他載我去一家百貨店。那百貨店是我從未見過的,堶惘蝒A應有盡有。他替我買了兩套;一套是綠色長袖的,另一套是棕色的。除了買衣服,吃飯外,他還買了幾本書:一本是牛郎織女,三集梁祝,二集陳三五娘。還有一本是漢文讀本。

  那天晚上,我作了一個惡夢。夢見二姊被狗咬傷了腿,流著血,也流著淚。血和淚滴在我身上。頓時,像洪水般把我淹沒了,我狂呼救命。夢醒時,原來是那隻小猴子偷撒尿,把我的被單弄濕了。我再也睡不著了,從窗口望去,老牛拉著牛車,向有太陽的那邊拖去。村姑打掃著院中的落葉,蜜蜂嗡嗡我散開了,茅屋下的母雞,格格地叫著小雞。使我想起爸媽,他們會不會同樣地在遠方呼喚我呢?看著上天,眼淚簌簌地落下來。他安慰我,要堅強一點,不要成為溫室堛漯寣C當時我不懂什麼叫做溫室堛漯寣A所以他解釋過好多遍,也舉過好多好多的例子。

第8篇----流浪(下)

  有一天我一直想家,一直吵著要回去。哭了好久,他也勸止不了。最後,他一邊看著掛錶,一邊說:「你趕快把衣服穿好吧!」我破涕為笑地問:「要帶我回家了嗎?」他隨便點一下頭。我馬上擦乾了眼淚,穿上外套。他蹲下來背我,一手提著木箱,一手抱著我的屁股。我問:「伯伯!你的車子呢?」「賣了。」穿過人群後,他在一家窗口停下來,與一位大女孩不知談些什麼後,就把東西搬進汽車上。從前我不曾搭過這種車,感覺上比家堛漱車舒服多了。下車後,他將我、麗麗、箱子放在路邊。走進車店去選了一輛新自行車,及一輛一輪車。我不知道他買那輛一輪車是幹什麼的,眼巴巴的看著他發呆。他再度將我們載到一棵榕樹下,風不斷地把枝頭上的黃葉吹落下來。趙老伯用腳踢開地上的枯葉,用拐杖頭在地上劃了一個大圈,接著鑼聲又響徹雲霄,小孩子拉著大人的手,戴斗笠的農夫,三五成群的圍過來。見了我大家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野孩子大聲我喊著:「跛腳來了!跛腳來了!大家來看跛腳的怪腳。」他囑咐我,不要理他們,真我的尊嚴,絕不會受到他人的幾句惡言而滅減的。我有點不高興地問:「你不是說要帶我回去嗎?」他說:「怎麼不是呢?但我們也要沿途演回去才行呀!」我不再說話了,只有看看觀眾,那天人很多,簡直數不清。節目開始了,我打鼓,他說了幾句開場白後,就與麗麗跳起舞來了。接著跳繩子,猴子的舉動,老人的滑稽相,使大家笑得腰都直不起來。演完,他取一根香煙給猴子,牠坐在凳子上,猛吸著。煙霧還不斷地由牠的鼻孔堳_出來,真有意思極了。大家拍手,吶喊,吹口哨,簡直驚天動地。他趁此高潮,令麗麗捧出一個盤子,一搖一擺的走到觀眾前面。我看到似雨,似樹葉的錢落在盤子上,一盤又一盤地裝滿一袋子。最後老人把那頂黑色的大禮帽脫下來,鞠躬說:「謝謝!謝謝大家!現在為了答謝諸位,我請麗麗表演一場精彩絕倫的特技。」說完,他推出那輛獨輪車,穩穩的放在場邊。麗麗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坐定後,老伯輕輕一推。真是太妙了,猴子竟能騎獨輪車,牠小心的踩著踏板,用屁股來控制轉彎。這項表演,真把大家駭得目瞪口呆。繞了幾週後,牠由車了上跳下來,眼睛不斷地東張西望。可能也正同人一樣,在享受著花盡心血所得來的成果吧?觀眾瘋狂地拍手,我也由衷的佩服這隻猴子。更體會到天下無難事的道理,只要勤學,猴子都能騎一輪車,何況萬物之靈呢?

   那次,我也上場表演一下倒立走,變了一套生疏的魔術。因為成績不好,所以也沒有什麼好說的。記得散場後,許多觀眾還不肯走,圍著我們,逗著麗麗玩。直到天黑了,才依依不捨的離去,我照舊坐在箱子上,讓他推到一間很漂亮的瓦屋。在我家鄉,除非最有錢的人,否則是住不起這種用磚頭蓋的房子。就拿我家來說吧!我家有五間茅屋,都是用茅草蓋成的,牆壁是由糞土刷成的。記得廳堂中間,大樑已經彎了,哥哥用一支大柱子,暫時支持著。每逢下雨天,房奡N像屋外一樣濕漉漉的,每在此時,媽媽就命哥哥或姊姊到廚房搬盆子或大碗來接水。所以我對那瓦屋,印象很是深刻。那晚,吃得很好,有雞腿、豬肉,還有很多不曾吃過的東西。離家後,那晚吃得最飽,比「過年過節」的「通貨膨漲」還厲害。難怪睡到半夜,一直無法入眠,肚子咕嚕咕嚕地響著,打出來的呃,儘是一團酸氣,肛門開始忍不住了。我告訴他:我要大便。他不敢遲延,爬了起來,可是正好沒電。我急著,他摸索著袋子找火柴,但我等不及了。一陣難過,流汗後,我正要告訴他忍不住我當兒。嘩啦!嘩啦!我慘了,不可收拾了。最後,他找到了火柴,一劃,火光照著我腳下的那片屎尿,我滿臉發燒,窘得無地自容。他帶我去洗澡間洗濯,換衣服。不久,我的肚子好受多了,但卻苦了他。他汲了一桶水,把地上的東西,一一抹乾淨。還幫我洗滌那件臭褲子。但他並沒有對我鰥脾氣,只勸我,飲食要定時定量,不要過份,也不要不及。

   一夜過後,我全身無力,動都不想動的躺在床上,他經常拍拍我的肚子,摸摸我的頭,麗麗也時常這樣做。數日的休息後,我們又開始流浪了,他教我更多的魔術,更多的民謠,也教我不少的功課、俗語,又教我一樣新鮮我玩意──拉胡琴。

第9篇----屋滿更遭連夜雨

  日曆上的紙,一張一張我丟進泥土中,腐爛、消失。我與那人奔走江湖,也逾十三個月了,此期間,因他不肯放鬆的帶我奔走天涯,受風吹雨打,受小孩的譏笑、揶揄。所以我曾恨過他,也曾偷偷地想溜回家,甚至懷疑他是「摸頭顱的騙子」。而然,他對我確實是幫忙不少,他讓我得到許許多多我智慧,學到好幾樣技術。他可以說是我啟蒙恩師。我的人生觀與他有密切關係。他是開朗的、仁慈的、富於經驗的、了解世故的、熟悉人間冷暖的。

  有一個晚上,他計劃著明天的節目:第一節─我拉胡琴,他唱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第二節─麗麗騎獨輪車。第三節─我變魔術。第四節─我倒立走。第五節─他與麗麗跳繩。第六節─麗麗抽煙,第七節─我盲目射擊。第八節─三人一起演三傻鬧世界。第九節─麗麗與我表演鑽火圈。那晚,他心血來潮吟了好幾首詩,也教我背了幾段書。其中如:「屋漏更遭連夜雨,船破又遇對頭風。」「黃河自有澄清日,豈可人無得運時。」「枯木逢春猶自發,人無兩度是少年。」「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人生似鳥同林宿,大限來時各自飛。」都是我最喜歡的,也是印象最深刻的好句子。

  第二天,一到街上,人很多,他們熙熙攘攘,正準備著過重陽節。我們在廟前的一棵大樹下排場。觀眾很多,幾乎把廟的廣場塞滿了。演到麗麗騎車時,有一位阿飛,走進場來,小聲的向老伯說:「有錢嗎?拿幾十塊來吃飯吧!」老伯告訴他:「剛剛排下去,尚未賺到錢,等一下吧!」他臉上變得很難看:「幾十塊也要等嗎?如果等不到,那我不是得餓死了嗎?」老伯說:老兄!別氣吧!你也該同情同情我們出外人。」他兇巴巴的問:「你到底給不給?只要你說一聲。」「我實在還沒賺到錢•••」他呵著:「好!那請你即時離開這堙A吃水果都沒有拜樹頭。」這句話表示,他是此地的「地頭蛇」要排在這媮錢,先要「孝敬」他。但趙老伯也是硬漢一條,怎肯吃虧?結果動起武來了,兩人扭成一團,我嚇得嚎啕大哭起來。最後,來了幾個軍人,把他們帶走了。臨走時,他一再告訴我,不必怕,不久就會回來的,可是,我在那堥洧炸奶F三個晝夜,卻毫無他的人影,我緊張、我害怕,我成為無家可歸我浪子了。

  還好,袋子媮晹釣Ч,餓了的時候,就爬到小攤上吃麵,晚上累了,就在廟宇媞恅情C第四天,老人還沒有下落,我越來越惶恐。心想袋堛瑪如用光了,要怎麼辦呢?突然,我想到學老伯,繼續演戲賺錢。所以那天中午,我和麗麗繼續在那棵大樹下排場。那天,觀眾也很多,他們都很同情我,銅幣像雪花般的落下來。很多很多,滿地都是,簡直數不完。正高興有那麼多錢時,前面突然發生了一場大火。觀眾都跑去救火了,然而卻有兩個壯漢沒有走,很熱心的過來幫忙我們收拾金錢。收完後,趁我收拾其他道具時,他們開溜了。一轉眼,連喊叫都來不及,就不見人影了。當時我無助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老伯被帶走了,錢也被竊光了,只剩下猴子一隻,獨輪車一輛,要我怎麼辦呢?又怎麼不叫我傷心欲絕呢?

第10篇----繼續流浪

   然而在一段漫長的痛苦後,我竟疲倦地打起瞌睡來了,朦朧中,前面突然出現了兩位賣「雜細」( 離貨 )的婦女。較年輕的那位正挑著一擔籃子,較老的那位則拿一枝長尺,兩人姍姍而來。當來到我的身旁時,將扁擔一橫,兩人坐在扁擔上休息。見到我:「你的腳是父母生成的嗎?」我無力的點點頭,她問我是不是有什麼困難?經她一問,我又哭了。我把失竊和趙老伯被帶走的經過,告訴她們,較老的那位,紅著眼眶說:「實在太可憐了,那些天殺的,一定會不得好死的!」較年輕我那位,思索了一下說:「乾脆和我們走吧!」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和兩位婦人繼續流浪。她們把所賣的梳子、色線、鈕扣、頭巾、纏腳布及一切日用的裝飾品,全部放在一籃,猴子也放在另一頭。她問:「猴子會撒尿嗎?」「會。」她一聽我說會,急著說:「那不行,泡尿了,沒有人要買的。」我微笑著說:「不!不!牠在籃內不敢撒尿的。」她們兩個人輪流挑著我們。一村又一村,一個角落又一個角落去表演,去叫賣。
FreemanLeung@2008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