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汪洋中的一條船---第56~60篇

汪洋中的一條船---第56~60篇

第56篇----溪邊之緣

    離開安寧、純樸、可愛的故鄉,寄居吵雜的城市。車水馬龍,穿梭街上;馬達、工廠、機器,所發出的聲音,真是震耳欲聾。我喜歡靜、喜歡獨思,所以有空我就到郊外尋寧靜。有一天,我發現鎮郊有處很幽美,很合我意的地方,那就是靠近北港大橋的溪畔。

    這兒有清新的空氣,有平坦的沙灘,綠油油的草木。在這兒,我可以仰望天上變化無窮的浮雲,嗅著芳香鮮美的花草味,數著駕車回家的牛隻。兒時在田間,喜歡爬到草堆上眺望北港糖廠的大煙囪,憧憬著北港的種種;如今到北港來卻喜歡遙望著自己的家鄉。

    有一天早晨,像往常一樣,我又騎著自行車到了溪畔。正當背誦愚公移山時,突然有位女孩在沙灘上喊救命。把書一丟,就「奔」到沙灘的那邊去。那時水中正浮著一撮頭髮,我不顧一切跳進去。還好水不深,抱住他,掙扎1了好幾次後,終於將他救上岸來。我問她:「妳們怎麼到這堥茤O?」「我們是要來採黑麻的。」「他為什麼會掉進水堨h呢?」「因為他見到溪中有朵鮮花,為了想得到它,所以掉進去的。」「這堣茼M險了,以後別再到這堥荂C」我接著說:「你家住在那堙H」她說:「住在古屋的南邊,請你載我弟弟回家好嗎?「好的,但你要幫我推車子。」

    路上,我知道她叫丹鳳,正在讀一年級。她家是一間舊式的建築物,很乾淨,外面擦得像新的一樣,大門用個青色大鎖鎖著。她告訴我,她的父親到宗聖臺那邊做生意,所以暫時載到我住的地方去。她要求著說:「跛腳!請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我的爸媽好嗎?」我生氣的說:「要!你怎麼叫我跛腳呢?我最討厭別人這樣稱呼我的。」「否則,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不知道就稱哥哥好了。」她笑了:「你又不是我媽媽生的,怎麼要叫你哥哥呢?」我也笑了,真是天真的小妹妹:「媽媽生的固然是哥哥,然而『四海之內皆兄弟』,比我們大的男孩,都可以稱為哥哥哩!」

第57篇----輟學威脅

    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當我唸初中二年級時,叔叔工廠歇業了,三哥也從此就沒有工作做,家人收入頓少,負擔加重。本來對我的費用早已捉襟見肘了,如今更形困難,伙食費成了一大難題,每次回家要錢,媽媽就變賣一些家禽家畜。如果沒有畜生可賣,就沿門挨戶去借貸。有一次,伙食費到期了,因沒錢乘車,只好從北港騎車回後厝。我永遠記得,那是一個陰霾密佈的黃昏,我流著汗、喘著氣抵達家門。當我把要錢的事告訴媽媽時,媽媽說:「現在正好遇到收稅期,大家的錢都繳稅去了,借也沒有地方借。」我知道要錢旦不容易要到的,但如果沒有錢,我怎麼好意思去住人家的房子呢?吃人家的飯呢?後來媽媽想了一個最沒有辦法的辦法!將七弟的小雞賣掉。這計劃被小弟知道了,他一直哭,他不忍心自己養的小雞被賣掉,更不忍心見到那些還未成熟的小雞被人抓走。我知道弟弟的苦衷,於我心又何忍呢?是故為了籌措費用,為了變賣小雞,弟弟哭了,我,媽媽和幾位家人也都哭了。

    每次見到父母為我「追錢」的苦況,內心都是非常的難過。因此,我想要自力更生,以半工讀的方式來完成學業。

    有一段日子,我曾去找尋工作,但要一份工作,談何容易?尤其像我雙腳殘缺,跪著走路的人,誰要工作給我做呢?因此我除了到處碰壁以外,還遭到無妄的批評,說我異想天開。

    半工讀無法如願,家堣S負擔不起學費,所以我另想出一個辦法,即「做一年事,讀一年書」的方法來完成學業。我想:只要刻苦奮鬥,相信終有成功的一天。是故,我又開始找工作了。每天一放學,我就沿門挨戶去求職,只要是電器行、鐘錶店、照相館、美術館、雕刻、銀樓……都進去恭恭敬敬的問:「老闆!你們這婸搨n學徒嗎?」「不需要」這句話最常聽到的。房東太太知道我要當學徒時,很有把握的說:「我的妹妹在車站那邊開一家電器行,我去幫你問問看吧?看在我的份上,可能會收你。」我想既然是她的妹妹,只要講一聲,一定沒有問題的。然,事實上並不樂觀。聽說,她妹妹知道我是一位殘腳的人後說:撇開「不好看」不說,如果要他幫忙打點雜,做點事,他有能力嗎?大凡要收學徒的人,都要選擇身體健全的,誰要我呢?因此,為尋找工作,我花費了約半個學徒時間。然而,除了徒勞往返、遭受冷嘲熱諷外,只有留下這令人惆悵的回憶了。

第58篇----雪麗母女

    當我上初二上學期時,房東太太在一次競選活動中發生了車禍,肋骨斷了三根,所以從此以後不能再煮飯給我們吃了,因此由她住在臺北的大嫂〈林伯媽〉回來接替工作。

    有一個登校日,當我步入天井時,忽然發現一位長髮的少女,正在晾衣服,見到我後,馬上跑進廚房。這是她第一次留給我的印象。

    開學的那一天,又出現了兩個小孩子,身體都是很瘦,走起路來,搖搖擺擺,弱不禁風,看了使人生憐。一天到晚都揪著她的裙角,吵著、鬧著。看她一面洗衣,一面煮飯,買菜,整天忙個不停,實在可憐。因此,我自告奮勇的幫她照顧小孩子,陪他們玩槍、玩洋娃娃、玩火車。放學回來,他們就圍著我,要我講故事,說笑話、同他們玩遊戲,因為這樣我和她熟悉了,她叫雪麗,比我小一歲。

    有一個早晨,我從溪邊回來,同宿舍的人大都用過餐了,我不敢說要吃飯,只有藉口到廚房洗手。她看見了我:「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呢?趕快來用餐吧?」我紅著臉低著頭走進餐廳。還好餐桌上,尚有兩位同學在吃,我盛一碗稀飯便縮頸啜將起來。

    不久,兩位同學相繼離開,雪麗也正好忙完,所以她盛了飯在我對面坐下。見到她,我的碗突然加重了,筷子也變得十分不靈光,渾身老是不自在。這是我未曾有過的感覺,素稱「好蓋」的我,在她的面前,竟是如此的木訥。吃完一碗後,她立刻站起來:「再吃一碗吧!」未等我開口,她便去幫我盛飯。

    吃過飯,收拾碗碟完畢,我們相對而視,傾聽對方的陳述。原來她不是林伯媽的親生女兒,她沈思似地說:「養母說:我三歲時就被收養了,但我認為可能是七歲才到她身邊的。因為我記得清楚,有個細雨濛濛,海風蕭蕭的晚上,我趴在母親的背上,她沿著海邊一直走著…」我插嘴問:「幹什麼?」「她要把我揹去送給人家……因為我家人很多,生活很苦,所以母親只好把我送給別人撫養。起先她把我送給一個漁夫,因為我太愛哭,所以又還給母親。後來,再送給養母。」聽完她的身世,我很是感動。她不但嘗盡養女的悲傷,而且到現在還不知她的母親是誰?家住何處?我真替她傷心,祝禱上天,早日使這可憐的養女,找到她的生母。

    那天,我也向她簡述我悲慘的境遇,從爬的開始到流浪,從再流浪到與雞鴨為伍的獨居生活。聽完我的故事時她更為我泣不成聲,我們因有相同的境遇與苦衷,所以彼此同情,互相關懷,心靈上很快就繫在一起了。

    從此以後,我更努力地去照顧她的侄兒,她也更辛勤地替我工作。她替我洗衣、補褲,為我縫紐扣,每當我要洗澡時,她就替我燒熱水,幫我提水。

    有一個早上,同宿舍的人都去遠足,屋內只剩我跟她。我們又一起吃飯,這次比上次自然多了。我們邊吃邊笑,吃完,我們又打開話匣。她問:「你的願望是什麼呢?」「那一方面?學業?事業?家?……」「這很難出口,聽我的志願,就等於聽我吹牛。」「何必客氣呢?」「學業方面,如無意外,我想諗大學。」「是的,甚且有意外,你也不應退縮。」「家庭方面,我連想都不敢想。」「何必自卑呢?樹若成蔭,還怕鳥不棲焉。」正談得起勁時,她突然感傷的說:「下月起我就要離開這堣F。」「什麼?要離開這堙H」啊!剛剛才開始了解,才開始談得來,就要走了,難道我不能有位知心的朋友嗎?她黯然的說:「為了養母的債務,我只好離開這堙K」「你要上那兒呢?」「去高雄。」「去高雄?做什麼呢?」聽說替美國人煮飯。」我癱瘓了,天啊!你未免太殘忍了。好!這麼善良,這麼可憐,命運真的如此乖張嗎?好安慰我:「別難過,雖然我走了,但我會時常回來看你的。」

    有一天,好回來了,四個多月的分離,一切都變了,她剪掉了兩根辮子,穿起美麗的服裝。見到她,我有一個罪惡的預感。她大方多了,她約我去糖廠吃冰,去戲院看電影,請我吃宵夜。臨別前夕,她來臥房找我:「你已經三年級了吧?不要想太多,應以前途為重。聽鶴田〈我的朋友〉說,這段日子,你的精神不好,成績退步了許多。真的嗎?」我點點頭。「不要懈怠,畢業後,仍考北高,繼續住在這堙A我會請家母幫忙你的。」

    第二天,當我上學回來時,她走了。只在我的日記上寫著:「豐喜兄:請繼續努力奮鬥,我願期待你出人頭地的那一天。妹上。再見。」雖然僅僅是寥寥數語,但不知讓我讀了多系遍。是的,我必須努力,必須奮鬥,我要爭取最後的勝利。

第59篇----刺  激

    國校升初中時,曾為了能否投考而煩惱;後來為了考高中,更是煩惱。因為一般人認為,高中有軍訓,有體育,這兩科不及格,都不能升級。而且高中是「了不起」的學府,怎麼可以破例收一位不能穿鞋子,不能參加升降旗,不能和大家一致的同學呢?因此,「升學」再度困擾著我的思緒。要是真的不能考,那我將怎麼辦呢?回去種田嗎?再去養雞鴨嗎?多可怕的人生啊!多暗淡的前途呀!

    有一天,一位同宿舍的高中生,將我盛好的稀飯端去吃。當我告訴他那碗稀飯是我的這時候,他惱羞成怒:「殘廢的人脾氣都比較壞。」「你怎麼可以這樣侮辱人呢?」「呸!這樣算是侮辱嗎?我是同情你殘廢,否則早就揍你半死了,還不知好歹,只是可如你所想的『殘廢者』必須足恭、令色罷了。」因為我討厭聽到「同情」兩字,表面上聽起來,似乎很慈悲,其實堶探N是含著「差一等」,有輕視的意味。「你也別同情什麼的,就把我和一般人同樣的看待吧!」「哼!殘廢不承認殘廢,那你有什麼辦法?有何本事呢?你以為讀書好就了不起了嗎?其實還早,初中畢業,比比皆是,有什麼稀奇。叫你去牧羊,拿鋤頭,做農事你能嗎?難道你還想唸高中嗎?你知道軍訓不及格要留級的嗎?而且那個學校願收你這殘廢者去留級?」他得意的笑了。「所以,我說你呀,永遠是一個野才。」我冒悲哀又憤慨,「野才」「殘廢」「不能考高中」「不能做農事」等等字眼一直刺激著我的腦神經,令我激憤,令我發抖,令我吶喊:「難道腳這樣,就非自殺不行嗎?瞧吧!我看你能比我了不起多少!」「什麼!要打架嗎?」他一拳揍過來,正好打中的的腮。一氣之下,我撞到他的胯下,攀著他的腳跟,用力一衝,他差一點倒下去。然而他趁勢一腳踢來,正好踢在我的腰骨。我又衝過去,他用膝蓋碰我的頭,一手把我摔倒在地上。叱道:「以後還敢硬牙不?說!」「有什麼好說的。我只怕公理!不怕強暴!」拍拍!兩記耳光使我的耳朵嗡嗡作響。我指他大罵:「你給我記住!除非你現在把我揍死,否則我一定會報復的。」「報復!別說夢話吧!呵跛!現在就站起來吧!我想掙起來,但他肥胖的身子壓著我,使我無法動彈。突然同房的林明跑過來,按了一下他的肩說:「你這狗養的,有種和我來!」他被林明拉開了,我才起來。內心一直懷恨著,總有一天要報仇的。

    終於在被欺侮的第五天中午,當他從學校回來時,我雙手緊握一根球棒,躲在門後,趁他跨進門時,準備盡平生之力劈將下來,突然腦中浮出一股強力的思維:「原諒他,有一天他會後悔的。打傷人,對我何益?」但接著又浮出一種思維:「千萬不能原諒他,否則太便宜他了,要是如此,誰都敢欺侮人,要好好教訓他才對。」於是我追上一步,從曾踢過我的那隻腳打下去,他慘叫一聲,骜了下來。本欲繼續砍下去,但他面帶哭相,連連請求饒恕。我才饒了他!

    雖然我已得到了報復,但他的話卻使我擔心,煩惱。是的,初中畢業,要找工作是困難的,尤其是我,兩腳殘缺的人,許許多多的工作不適合做。那麼只有繼續升學的份兒,要是不能升學,那我真要成為「野才」了。

    所以我又和國校一樣,多方請教別人,如果問到那些受過「日本」教育的,或依據日據時代的規矩的,都說我不可以考高中。

    後來我大膽地寫信去商工日報「讀者服務部」請教。教育廳解釋:跛腳能走路,可以考高中。當我看到這則消息時,太高興了,那時的心情就像迷航中見了燈塔,絕望中重見了希望。我再度樂觀起來,再度抬頭挺胸,迎接命運的挑戰。

第60篇----雪麗母女(下)

    自從那次歡聚後,一去數月,毫無信息,雪麗的鄰人群聚著談論她,有的說她被賣入酒家,有的說是咖啡廳,有的說是茶室。聽到這些傳言之後我約有一個月吃肉乏味,聽歌無趣,無時無地不為她傷心,可憐養女下場,天啊!這會是真的嗎?是夢吧?是那些長舌婦的謠言吧!可是假若不是真的話,她怎麼一去不回?怎麼一下子變得如此嬌媚?養母怎麼不把她的去處、職業告訴別人呢?一個小學畢業的人怎能替美國人煮飯呢?如果是事實,那麼她那顆純潔的心已羞了,她那美麗的身段已為褻物了,啊!我不信,我不相信,一個心地如此光明磊落,如此孝順,如此富有同情心,如此愛護弱小的人,上帝必定不會如此安排的。難道自古紅顏多薄命麼?可咒的蒼天,可恨的養母,如係屬實,那麼林伯媽平時的善行,慈悲都是假的,虛偽的。不…不可能,雪麗母女都是好人,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來,沒有親眼看到,絕不可輕易地相信。

    這屋子不再溫暖了,好像充滿著邪惡,死氣、枯燥、怨氣,沒有一點生氣,林伯媽的獰笑,再也掩不住養女的怨恨。我決定離開北港,離開這曾經給我溫暖,給我生氣的地方。我要默默地,遠遠地離開,不要再眷戀這可咒的感情,不要再接受房東的幫忙,因此,決定離開這間令我沮喪的古屋。

    畢業考後,我將一疊疊的書、筆記、簿本,用繩子綑好,因為我就要奔向前途的另一站。因此,我邊整理邊徬徨。忽然房東太太來了。她問:「你這些書要賣掉嗎?」「不……我要帶回去」「你不考完高中才回去嗎?」「我不再升學了。」她驚奇的問:「為甚麼呢?」為甚麼?我的理由很多,但敢告訴她,只選擇了一點:「因為家人生活很苦,經常無法供給我費用。」她誠懇的說:「你千萬不能輟學,一家要繼續升學,如果家婺g濟困難,我供你唸好了。雖然我的生活也很苦,但只要我在一天,我一定盡力幫你。」聽完這段話,我流淚了,她待我太好了。她是仁慈的,偉大的,我實在不應該懷疑她的為人的。

    考試的前幾天,我到林邊去準備功課。雪麗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紅著臉結結巴巴的問:「幾時回來的呢?」剛剛到,你好用功喔……」她坐在我對面的草地上。「成績好嗎?」我搖搖頭,我們沈默在樹林下,我打量著她,想從她的身上找出答案。「雪麗……,獨自在外面過得習慣嗎?」「還好,不過……唉……別談這些。聽媽媽說:自從我走了以後,你都自己洗衣服,自己晾衣裳,汲熱水,有時你提不動,被水灼傷了……。」「別為我憂傷,這是好的,別人都能做,我為什麼不能做呢?」蟬兒叫著,她的髮香帶著青草味傳入我的鼻道,心坎。

    回家時她把手放在我的肩頭,替我推著車子,我們走過那排樹林,穿過一排住家,默默地沿著一條長堤回去。

    次日,她走了。由她的母親告訴我:「豐喜!雪麗說早上她找不到你,所以無法向你告別。她說,將來有錢時,要幫你繳學費。」我太感激了,哪媢酗H間事呢?這簡直是小說堛漪G事嘛!
FreemanLeung@2008

TOP

發新話題